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李亚民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19-06-03 09:42
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李亚民
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李亚民
 
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李亚民
李亚民,笔名黛馨,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代表。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灵宝市作家协会主席,灵宝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副会长。2017年8月在《清华大学》进修结业、2015年央视七台《乡约》栏目特邀嘉宾。《花开之声》一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获得三门峡市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忆起当年马伯伯》一文获得纪念中国共产党九十周年网络大赛一等奖,2015年长篇小说《布谷催春》(合著)出版;2017年长篇小说《红绣荷》一书出版,获《作家报》2017年会一等奖,并被《掌阅》网站全文转发。短篇小说《甄别》收录河南文学2016小说卷。2015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见证》一书、2017年《灵宝作家优秀作品选》一书总编、2018年《张守仁在灵宝》画册总策划,书写文学类作品300余万字、其中获奖作品50余篇。

作品欣赏
爱车载得幸福来
李亚民
 
40年前,我上学的时候靠的是两条腿。出生在60年代的我,最难忘的是公路。四十年来,为了求学和生计,总有走不完的路。
父亲在洛阳工作,记得放暑假时父亲曾带我去过他单位一次。我们早上两三点起床从镇上乘坐马车来到县里,再坐上班车赶到火车站,天黑时总算坐上唯一一趟路过灵宝站停的车。从灵宝往东一路停车,川口站、阳店站、干店站,过一会我问爸到洛阳没,爸总是说,还没呐,这还没出灵宝哩!天明时分到站,又是下了这个车,坐上那个车,到父亲单位时也就快吃中午饭了。那时的感觉就是一个字:远。记忆中不管从哪到哪,都很遥远。
那一年,我父亲回来肩扛一辆自行车,28老式的红旗牌,全街道的人都在看。我们家当时住在镇上的村子,是第一个在街上拥有自行车的人家。我和弟争着要学车,父亲乐呵呵地说:“你两个小家伙给自行车剪个彩吧,我一路都没舍得骑。”啊?!我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扛着车,原来是不舍得啊。
开始学车的时候,我比自行车稍微高一点,我弟和自行车一样高,爸说让你姐姐先来。腿短,只能从车子大梁下三角叉那个地方套过去,这样两只脚才能都踩住脚踏子。父亲在后面扶住车子不让倒,我很快学会咯噔、咯噔,在麦场转圈儿。后来我去学校,都是骑着自行车去,哎呀,那感觉,别提有多幸福了!感觉上学的路,也没以前那么长了。
放学回来,看见邻居一家人爬在地上哭,我拨开人群,啊,是邻居大婶!我同学的妈妈横穿马路时让一辆农用车给轧了,生命垂危。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赶快扶到这个姑娘自行车上送往镇医院!邻居叔叔骑着我的车载着大婶,飞奔医院,结果还是晚了十分钟,大婶离开了人世。这件事,在我心中一直是跨不过去的一个坎儿。我常常想,如果距离医院再近一点儿,如果道路再好些,车子再快些,如果我当时提供的交通工具再先进点儿,如果……
然而,没有如果。事实就是事实,逝去的生命永远无法挽回。这件事,成为我心里一个永远的痛。
高中毕业那年,刚好遇到人民公社招通讯员,按程序参加民兵训练后,我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以实弹射击五发48环的优异成绩被录用。当时工资21.5元,领导还经常表扬我勤快、好学、进步快、有眼色。哈,心里就跟灌了蜜糖一样!由于经常下乡,骑自行车越来越觉得太费劲,于是就想攒钱买辆摩托车骑上,嘿!那该多带劲哪!
1986年,单位推荐我带薪到河北省廊坊市“农牧渔业部干部管理学院”学习。那里环境不错,我很喜欢。但就是离我们这儿太远了,每到开学,都要提前几天准备好用的东西,再到火车站排队买好火车票。硬座要在车上坐28个小时,每次从北京下车,再换乘去廊坊的车次时,我都在想:要是学校能在北京多好呀,我就不用再坐那几个小时的车了。
有梦想就会实现。机缘巧合,经考试考核,我以优异成绩顺利进入灵宝县乡镇企业委工作,工作调到了城里,同时买了辆光阳牌的摩托车,神啦!车里只要加满油,想去哪都不成问题!下了班,星期天总爱拉上妈妈去大街小巷,田间地头转,带上老妈品尝县城附近的一些小吃。老妈高兴得总是在人前人后夸我,这时,我觉得脚下的路没那么长了,人和人的距离也仿佛越来越近了。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要上中学的女儿有一天对我说:“妈妈,你整天骑车接送我上学挺辛苦的,我们班有个叫晶晶的,人家都是汽车接送的!”孩子也可能是漫不经心一句话,却在我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波浪。是呀,我若开车上班,接送孩子,那该是多么省时省力的事啊!
有目标就会有奋斗的动力。我利用星期天学开车,并如愿以偿拿到了驾照。很快,我买了一辆银灰色的夏利车,因为这个车既经济又实惠,耗油量也小。
记得我开车去下乡,到那里车稍微停了一下,就会有很多人来围观,无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们都一样投来羡慕的目光。有的还好奇地上前问这问那,摸摸这儿,摸摸那儿。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有人说“你看人家,同样是女人,都会开车!可咱连坐都坐不上哩!”
另一个又说:“还坐?我命更苦呀,坐车都晕得吐上好几天!”
“是呀,同样是女人,人家活得多潇洒!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哩!”
有天晚饭时,妈妈突然说感觉身体不舒服,近段时间妈妈一直精神不振的,我和妹妹决定去西安给妈妈做检查,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当我开车直奔西安,并安排她们在酒店住下后,妹妹说:“妈,我可羡慕崇拜我姐了!两三个小时前咱们还在灵宝,现在可住到西安酒店了!”
不久,我又换了一辆新车。说起这车还有一段趣事呢,我竟稀里糊涂当了一回出租车司机。那天我下班匆匆忙忙赶到灵宝市一中门口接女儿时,女儿说我来晚了,怄气不上我的车,她气呼呼地在前面走,我小心翼翼地在后边追。车速近20迈,我狠劲按喇叭,可我越按女儿走得越快。突然有人车门一拉上了我的车,我吓得一愣,那人说:“走,给我拉到实验中学!”明白了,把我当出租啦!心想刚好教训教训丫头。不料到实验中学门口,那人正下车的功夫,还一只脚在车上,另一只脚在地下时,又一个人上了车:“师傅,送我到政府对面邮电局!”还是一样,邮电局门口,这个没下去,另一个上车了:“麻烦送我到澎湖湾吧。”那人下车时掏出三张两块,我说不要了,没零钱找,那人很友善:“不找了,上了车才看出来你不是出租车。谢谢啊!”
刚学会开车,胆大的很,曾在寺河山崎岖的道路上倒车十几公里,车开到山顶才发现四面环山,脚下也只能停两个车的地方大。在高速路上超速,开120迈,超过宝马、奔驰、四圈等!每超一个,都能看到被甩到后面的人在车上笑。几年后朋友提醒才明白,原来人家是笑话我开这车去超那么好的车,从此我才知道,车也是分等级的。
时隔多年,我的车也换了好几辆。用当下时髦的话说,也算是“与时俱进”吧!时代在变,人也在变。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生活中发生了日新月异的沧桑巨变。时代的变迁,祖国的富强,让我们越来越充满民族自豪感。我相信,只要紧跟时代步伐,勇立潮头,敢于争先,我们的环境一定会越变越美丽,生活一定会越来越便捷,日子也一定会越变越富有,未来会越变越美好!
(获得三门峡市改革办组织的: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三等奖,并刊登在河南工人日报上  )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