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明庆】生命中的西沟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19-08-04 12:13
一条沟,与一个村乡亲们的生命联系在了一起,它用炽热的胸怀呵护着这片百姓,用它甘甜的乳汁滋润着这方百姓们的心田。它就是我们家乡的西沟。
西沟位于我村西北方向,沟长五里,沟的一头连接我们这个山村,沟的另一头连接着绵延起伏的太行山余脉。沟的东边是一条高高的土崖,西边有一条小溪和高高低低的山包,小溪长年流淌着涓涓细流。这条沟,一年四季,在岁月的变换中演绎着不同的风景。春天,土崖上开满了迎春花,串串金黄的小花挂满了崖壁,山包上桃花杏花跟着趟儿地开放,小溪则像弹着琴弦奔流的乐章,整个沟涧,弥漫着花草的芳香和回荡着悦耳动听的音乐。夏季,土崖上长满了碧绿的青草,远远望去,像是一块巨大的绿色绒毯悬挂在高高的崖壁上,沟底小溪的水却肆意而有序地流淌着,无论河水怎么增涨,总是循规蹈矩地沿着河床向东流去,山包上松树、柏树、橡树、刺槐等等遮天蔽日,一座座山包完全被覆盖在绿色树木之下,被笼罩得都喘不过气来。秋天,沟的两边层层梯田里玉米、谷子、大豆、芝麻成熟了,沟里溢满了五谷的芳香,山包上层林尽染,枫叶像是燃烧的火焰,将大大小小的山包涂染得红红火火,小溪里漂浮着黄色的树叶和火红的枫叶,像一条流动的彩带,从沟底的一端飘然而下到沟底的另一端。冬季,瑞雪纷飞,山包土崖银装素裹,沟底却荡漾着缕缕的春意,时不时有野花绽放,仍有冰凌花出现的小溪则像一条玉带静静地躺在沟底。

西沟东边长长的土崖和西边绵延不断高低不平的山包,像两条坚强有力的臂膀,守护着这方百姓的性命。
“七.七”事变后,疯狂的日寇迅速占领了华北地区,大好河山惨遭鬼子践踏,不久豫北重镇安阳沦陷,紧接着安阳西部重镇水冶也沦陷。我们村离水冶十五公里,村东边二里地有一座山,我村乡亲们叫它东山坡,外村人叫磊口岭,坡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穿过东坡山口,向东经山庄、小寨、珍珠泉可以通到水冶,再往东可以通到安阳,朝西可以通到林县。日寇占领水冶后,向西扩张侵占林县就必须经过我村,在地下党(组织和领导下,我村组建了抗日武装民兵小分队,在东坡建立了消息树,民兵小分队日夜巡逻在东坡岭上,一旦发现日寇向西来,马上放倒消息树,村里的乡亲们便抱着孩子、牵着牛赶着羊、挑着粮食,用小推车推着铺盖卷和盆盆罐罐及所有家当,向西沟跑去,躲在沟里和山包上。民兵小分队在东山坡这条小路上边摆开阵式阻击日寇,这条弯弯曲曲的山路,是我村民兵阻击日寇的最佳阵地。日寇多次向西侵略都遭到我村民兵的英勇阻击,日寇伤亡无数,而我村父老乡亲,由于躲藏在西沟,人和牲畜以及粮食没有受到一点损失。疯狂的日寇,咆哮着高喊,一个小小的磊口岭,竟能阻止大日本帝国军队的步伐,一定要拿下,要把这个村踏平,把人杀绝。一九四二年夏季,日寇组织大规模日伪武装,带着钢炮山地炮等重型武器,从水冶出发疯狂地向磊口岭进攻,我村民兵在东坡岭上玩强阻击。村里的乡亲们得到消息后马上进行转移,纷纷奔向西沟躲藏起来。这时茂善大娘已怀孕九个月,就要分娩了,村里的接生婆已做好了准备,水盆、剪刀、热水、介子都摆在了面前,听到消息后,茂善大爷赶紧把大娘扶到小推车上,跑着推到西沟,接生婆在后面抱着接生的工具也是一溜小跑,跑到西沟安全地带还没有安顿好,茂善大娘就在小推车上分娩了,一个白胖的男孩在枪声里、在奔跑的路上降生了。茂善大爷为了让孩子记住出生的过程和地点,给孩子起名叫“逃生”,意思是逃到西沟出生的。今年已是七十七岁的逃生大哥,经常会到西沟他的出生地看看,每当这时他都会满眼充满泪水,自言自语的说:“西沟啊,是你呵护我安全出生的,没有你的呵护就没有我生命。”日寇这次进攻由于攻势大,我村民兵最终没有能够阻止住,鬼子还是进村了。日寇进村后发现已是一个空村了,他们没有找到一个人一粒粮食,甚至连一只鸡都没有,气急败坏的日本鬼子丧失了人性,放火把整个村庄点燃了,一个美丽的山村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几百间房子片瓦未留,连乡街上的土地都被烧焦了,所幸的是乡亲们躲在西沟,没有一个人员伤亡。在日寇疯狂扫荡的残酷岁月里,乡亲们由于有西沟这个天然臂膀做掩护,尽管财产受到了很大损失,但生命没有受到大的损失。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我村急需解决人畜吃水问题。由于我村地处太行山东麓山区,土薄石厚,吃水主要靠天,家家户户院子里挖有旱水窖,下雨时把雨水储蓄起来,沉淀一下再吃,这样的水很不干净,经常有村民拉肚子闹痢疾。为了彻底解决吃水问题,一九五二年春天,村里决定将西沟的小溪引到村里,让乡亲们吃上干净的溪水。这一决定乡亲们非常拥护,于是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上级政府也很支持,县里派来了技术员,帮助测量设计和施工。一时间,引水工地热闹非凡,挖沟的、运砖石的、送石灰的人流不断。在工程施工中,砖的用量大,一时搞不到那么多,就这样耽误了施工进展。村里决定在周边找废弃的旧坟墓,挖掘旧砖使用。当时我父亲二十来岁,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纪,就和四五个小青年,在西沟东土崖上边的田野里,找到了几座废弃的旧坟墓,他们连续挖掘了三座,往工地送去几千块砖,确保了工程进展。在挖掘第四座旧坟墓时,一向狠活的父亲,为加快挖掘进度,跳进墓道里,决定冒险挖掘,他要用钢钎撬倒甃墓的砖腿,这样可以使整个墓体坍塌下来,很快就可以将砖挖出来。只见父亲,把唾沫往双手上唾了唾,两只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攥住将近二米的钢钎,用力插进砖缝,左右来回撬动,只听得整个旧墓“嘎吱嘎吱”作响,瞬间坍塌下来,父亲由于躲避不及时,被压在下面了,几个小青年慌了神,赶紧喊人来抢救。所幸坍塌的旧砖有缝隙,再加上抢救及时,父亲没有大碍,只是伤了一些皮毛,休息了几天后,就又上了工地。
经过三个月的施工,一条长三千米,四十公分见方的吃水渠修好了,西沟潺潺的溪流,顺着这条小渠欢快地流入村里,流进了乡亲们的心田。乡亲们又沿渠修了几十座小型蓄水池,除满足吃水外,还能浇灌一些农田和菜园。这条小吃水渠,一直延续使用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村里打出了机井,家家户户安装了自来水后才停止使用。从一九五二年到八十年代初,这条渠整整使用了三十年,半个甲子的时间,村里人几代人都是吃着这条渠的水长大的。一个婴儿从坠地第一声哭声起,慢慢长大,由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由欢乐童年到花季少年再到而立之年,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主汉,都与这条渠分不开,都是在这条小溪滋润下成长起来的。西沟这条涓涓溪流,滋润了多少人的心田,没有人能够数得清。现在这条小渠尽管不用了,但是在西沟依然可以看到长长的旧渠遗址,村里依旧保留着几座蓄水池。父亲今年89岁了,腿脚已不方便,但每年他都要去西沟几次,看看这条小渠,有时会蹲下去,抚摸渠边已经风化了的青砖久久不肯离去,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样动情。

岁月在风雨中奔跑,到了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我们这里出现了严重的旱灾,庄稼无法下种,田野一片赤土,树叶都被炽热的太阳烤焦了。这时的西沟,又一次显现出它母亲般的关爱,溪流尽管小了许多,但没有断流,乡亲们仍然能喝到甘甜的乳液。由于沟长沟深,再加上有一条不断的溪流,沟的两岸气候相对湿润,沟底和沟岸长有不少野菜,茵陈、灰灰菜、野苋菜、面条菜、芨芨菜、蒲公英等是当时再好不过的野菜了,还有沟头、岸边、山包下的槐叶、榆钱、特别是春天里开放的雪白的槐花,这都是西沟献给乡亲们救命的食材。听父母说,乡亲们采摘回去洗干净,把这野菜和麸皮、粗糠、红薯面和在一起,捏成窝窝头供全家吃。吃这样的窝窝头往往造成大便干结,拉不出来,很多家庭都是男的给男抠大便,女的给女的抠。既是这样,吃不完的野菜也舍不得扔,而是晒干留到冬天吃。乡亲们还会利用这股溪流,在沟底、岸边种上一些蔬菜,特别是南瓜,耐干旱好成活,收成高。到了秋天,漫长的藤秧上会结出一个个硕大的南瓜,女人们会小心翼翼地翻开藤秧,轻手轻脚摘下,像接生婆一样把南瓜放到荆条篮子里,然后连蹦带跳回到家,要给男人和孩子做上一顿上好饭菜。西沟,地上和树上的野菜和那条涓涓溪流,陪伴乡亲们度过了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我二大娘家的二哥,当时正在县一中上高中,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正在装饭的时候,每次往学校走时,二大娘总是给他蒸一大提兜粗糠拌麸皮的野菜窝窝头,够二哥吃一星期。二大娘背着窝窝头把二哥送到村头,一直看着二哥消失在路的尽头才回家。二大娘总是流着泪说:“可苦了孩子,又读书又长身体,吃这饭不知道中不中?”二哥真有毅力,硬是吃糠咽菜,熬过了三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成为我村解放后第一批大学生。现在二哥已退休,在上海安度晚年,每次打电话都提起西沟,经常说是西沟的野菜供他读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西沟啊。

时光煮雨,岁染沧桑,西沟,带着无限的荣光走进了新时代。现在家乡政府带着一颗敬仰的心,已对西沟这片自然生态区进行了保护。沟的两边实施了退耕还林,山水田林路实行综合治理,沟底的土路全部硬化为了水泥路,沟底岸边山脚栽种了许多果树。松柏盖顶,果树缠腰,森林铺地,四季花开,四季有景的生态西沟即将形成。
西沟,生命之沟,我们对你致敬,对你顶礼膜拜!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