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明庆】秋闲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19-08-30 15:26
    “立了秋,挂锄钩。”立秋后,农活相对清闲,庄稼基本上长齐,只等着成熟收割。坡上和沟底里的谷子,抽出青涩的长长的穗子,弯着腰,在初秋里随风摇曳。梯田里玉米吐着胡须,孕育着嫩棒穗,像是女人怀孕尚不够月份一样,在安心地吸收营养,等待临产。伴随着农人七八个月的铁锄,悄悄地被挂上了南墙,该歇歇了。
    我们乡下人把这个时节叫做秋闲。
    秋闲时节,农家人是闲不住的,他们还要为庄稼的收成,家庭的生计忙碌。
    男人们在这个季节里最繁忙的要做一件事,就是沤制农家肥。沤制农家肥,是为收秋后播种小麦做准备,田里施上农家肥,既可以喧地又没有污染,还能增加地力后劲,所以深受农家人的喜爱。“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父亲对这个理认得很死,他常说:“不上足底肥,小麦就像小娃子没有奶吃,营养不足,长不出个子,收不到饱籽,就白逛一季。”为了沤制农家肥,父亲要去割很多蒿草,一条扁担,两条大拇指粗的麻绳,一张镰刀是他的工具,天不亮他就出发了。初秋的清晨,经常会有一层薄薄的雾纱,或高或低缠绕着乡间小道上,父亲大步流星地行走,有时身上会披挂起缕缕轻纱,有时走路形成的风,会将雾纱吹得很远很远。这个季节的沟边、滩涂、岸头、山脚会长出很多蒿草,它们充分吸取了夏季雨水和阳光的营养,无忧无虑的肆意疯长,有的都能没过人的大腿。父亲找到茂盛的一片,先用镰刀轻轻地扒啦一下蒿草的草尖,这样一是将挂在草尖的露珠打掉,尽量少湿衣服和鞋,二是草丛里有时藏有长虫(蛇),扒啦一下,如果有的话可以打草惊蛇。父亲这时蹲下去,左手拢住一大把蒿草,右手将镰刀伸向蒿草的根部,然后用力一拉,“呲啦”一声,这一大把蒿草就被割下来了。父亲不停地挥舞镰刀,镰刀紧贴着地面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扇面,不断发出“呲啦呲啦”的声声,不到半个时辰,一大片蒿草就成了镰刀下的“战利品”。父亲站起来,拍打一下胳膊上和身上的草屑,微笑地看着“战利品”,自言自语地说:“中了,够一大担了。”他把割倒的蒿草,用绳索紧紧的捆绑成两大梱,每一梱都有半人高,足足有七八拾斤重。父亲将扁担两头插入捆好的蒿草,弯腰,把扁担放在肩上,慢慢站起来,用力把扁担跌落两下,找一下平衡,然后迈步走起。父亲迈着快速的碎步,脚下生出阵阵风响,扁担在肩上“嘎吱嘎吱”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一会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就这样,父亲在几天里,割来十几担蒿草,足足有上千斤,再把五月打罢麦子留下的麦秸秆担来,把它们均匀的搅拌在一起,然后摊在乡间小道上,上面覆盖一层不薄不厚的黄土,任行人、牛羊、车马踩踏碾压。秋闲时节,一般会出现秋雨绵绵的“秋滴啦”的天气,父亲会抓住这样的天气,将摊在路上的蒿草联起码好,乘着雨水和高温让蒿草麦秸发酵腐烂。为了加快发酵腐烂的速度和沤制出“黑烂臭”的农家肥,父亲还要从家里茅厕里跳上几担大粪,灌在码好的蒿草堆里。经过十多天的闷、捂、发酵,这一堆蒿草麦秸基本上腐烂了,父亲还要把它翻倒一边,做最后的处理,以便使蒿草、麦秸秆、黄土掺挍均匀,充分腐烂。清晨,父亲扛着抓钩、铁锨,踏着露珠,披挂轻雾,来到粪堆边,他把一口唾沫轻轻吐在左手手心,双手合对轻轻搓揉一下,然后紧紧握住抓钩把,高高举起,猛劲落下,抓钩在天地间形成一道弧线,迅速扑向粪堆,一钩下去,将粪堆扒下一个大壑口,蒿草麦秸腐烂形成的热气,迅速从壑口处冒出,一股农家肥腐烂特有的味道,弥漫在乡间小路上。父亲不停的挥舞着铁抓钩,欲将天边的白云扯下来,揉碎搅拌在这农家肥里,让它化作为春风秋雨,风调雨顺地滋养心爱的庄稼和一方水土。一晌工夫,父亲将足有五方多的粪堆翻倒了一边,最后再次码好,规整的四四方方,有角有愣,像刀切的豆腐一样整齐。
    男人们在忙着沤制农家肥的同时,女人们也没有闲着,她们在忙着衲鞋底。
    村口老槐树下是女人们衲鞋底的好场所。这棵槐树树冠有半个打麦场大,枝头密密麻麻,叶子遮天蔽日,投下的阴凉有半亩多。邻居大娘、婶子、大嫂聚集在树下,一边衲着鞋底,一边说着笑话,像一群喜鹊一样,叽叽喳喳聚在一起。母亲从小离娘早,在七八岁时就学会了衲鞋底,所以技术很高,衲的又快又好,总是赢来许多赞扬声。母亲拿来一只新鞋底,衲前先固定了几个针脚,然后衲周围一圈,再衲中间一行,接下来从中间向两边衲。只见母亲右手握着针锥,垂直用力扎进鞋底,再把针线也垂直穿进去,将线拉直,然后把麻绳在针锥根儿绕两圈,用力扽紧,每次拉线的力度均匀,针脚就像受阅的士兵排队一样整齐。这样衲的鞋底格外结实,麻绳劲道,褙子瓷实,针脚又密又整齐,衲好的鞋底,用手握不弯。穿着母亲做的手工布鞋,脚上透气不出汗,站得稳,不硌脚,走起路来非常舒坦。
    五奶奶做活粗簉,衲的鞋底针脚又稀又乱,不耐穿,为此,五爷爷经常吵她:“男人街上走,带着老婆的手,你做这样的针线活也不怕别人笑话你?”五奶奶反说道;“谁笑话让谁给你做,穿坏了还是我来做吧,我不怕她们笑话!”五爷爷拿她没有办法。三婶子喜欢说笑话,一说笑话就“咯咯”大笑,忘了手里的活了。有一次三婶子说了一个笑话:从前,一个财主家的傻孩子娶了一个傻媳妇,过年包扁食时,这个傻媳妇说:“今年我在咱家包扁食吧,明年就不知道在谁家了?”她的婆婆说:“过年你生个小孩就好了,就拴住你的心了。”傻媳妇听后哭着说:“我可不敢生小孩了,去年我在俺娘家生了一个小孩,俺爹差点打死俺。”三婶子说完,槐树底下衲鞋底的女人们“咯咯”地笑成了一片,这笑声把树头上的野麻雀都震飞了。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