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刘瑞敏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04-18 10:59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刘瑞敏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刘瑞敏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刘瑞敏
刘瑞敏,男,中共党员。1956年6月5日出生,天津市蓟州区人。中央党校在职本科学历,曾在齐鲁石化公司胜利炼油厂党委办公室,劳动服务公司。齐鲁石化公司厦门,深圳办事处等单位任秘书、经理、主任等职务。现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南国文学《西部散文选刊》编委。散文《恍如隔世》获临淄区国庆征文征文三等奖,诗歌《游子回家》获得艺术人物杂志社,澳门回归20周年,“回归复兴”征文活动一等奖,并获“中华文化传播者”荣誉。作品:表演唱《老头老婆逛峱山》《“四德”花开咱村镇》获青州市群众文艺汇演创作演出二等奖。现代吕剧《劝爹》获中国(临淄)齐文化艺术节文艺创作二等奖。长篇小说《齐韵油魂》(47万字)2019年出版发行。《一位值得怀念的老人》(散文)《永恒的纪念》(诗文)等在《齐鲁石化报》《金夕阳》刊物登载。在厂党委办公室工作期间所写企业管理方面的文章在部级刊物发表。


作品赏析


天  眼
/刘瑞敏


母亲曾多次对我说:“你是奶奶带大的,小时候你特别淘气,奶奶看你没少操心受累······”母亲的话我特别信,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我至今还隐约记得些,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当淘气的时候奶奶就会说:“再淘气,老天爷打雷了。”一听到这句话,我就吓得不敢再淘了,装得“乖”起来。
老天爷何许人也?姓氏名谁?我一概不知,只知道他是自己心中最厉害的了,比爷爷还厉害,是自己最怕的了。
每次听到那“隆隆”的雷声,我就吓得萎缩在奶奶的怀里一动不动,这时候奶奶便轻轻拍着我说:“别怕,老天爷有眼,他不伤听话的孩子,你往后还气奶奶不?”我看着奶奶,小脑袋瓜摇得像波浪鼓似的。
“老天爷有眼”,这是我童年时,在奶奶身边听到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那时候村里还没通电,天一黑,家家户户都点了煤油灯,也叫洋油灯,那是因为点灯用的油都是从外国洋人那进口的。
庄户人吃晚饭一般都挺晚,吃完了饭,喂罢了猪,堵好了鸡窝,要是天气不好估摸着夜间有雨的话就再备点柴火,怕是明天没有干柴烧不成饭······把这些活都干完了,也就差不多该睡觉了。
爷爷和奶奶有个习惯,睡觉前总是炕头(挨着炉灶的那头)一个,炕捎一个,坐着唠一会儿嗑才睡呐,为了省点儿灯油,他们总是摸着黑儿唠。


“文革”初年,我上一年级了,不再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听他们唠了,变成了和家里的小猫一起躺在奶奶的身边听,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记得,爷爷奶奶唠的最多的就是有关大伯父的事。
奶奶说:“我就不信,咱的儿能是叛徒,他可不是那种人。我的儿,是啥脾气、性格,我还不知道吗!?当兵一走就这么多年,连一点音信也没有,村里像他这个年龄的,人家都成家有儿女了,咱这可倒好现在连是死是活还都不知道,你倒是去找找啊!”
爷爷说:“你不信有啥用啊,村里人都这么说,连村干部也没办法。”
奶奶不服气:“那你就去公社找找啊,实在不行就到县里,大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吧?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弄得咱在村里连头都抬不起来,这不让人活受罪吗?再说了,老二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以后总不能也让孩子背‘黑锅’吧?说他大爷是叛徒”说着说着奶奶又哭了。
为大伯父的事奶奶不知哭了多少次,本来两只挺有神的大眼睛,哭得现在连一点光都没了,看上去明显凹进去了,又小又干瘪,好看的双眼皮也耷拉下来了。
爷爷愁得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嘬他的那根老烟袋,过了半天,看到奶奶哭得实在可怜就说:“我不是没找,找来着,过去那些老领导都见不着了,就一帮子小青年在那写大字报,贴大标语。我问他们,你猜他们咋说,你胆子可不小,你儿子是叛徒,那你就是叛徒的家属,没给你定罪就不错了,你还敢来找,快回去吧,再来,也拉你游街去了。你说让我咋办?”
听爷爷这么一说,奶奶不再吱声了,只是不停地抽泣。
奶奶不识字,她连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十七岁嫁给爷爷后,是村干部把她在娘家的姓氏前面冠上爷爷的姓,再在后面加个“氏”字,就算是她的名字了。
又沉默了半天,奶奶擦着眼泪叹息道:“唉——,我就不信,早晚得有个结果,老天爷有眼!”
又过了一年,县民政局突然来人送来一张《革命烈士证明书》,并告诉爷爷奶奶,您二老的儿子是为了执行国家的一项特殊任务而牺牲的,他死的光荣,是为国捐躯。从今后您二老就是光荣烈属了,接着把一个《光荣烈属》的红牌牌递给爷爷,爷爷接过牌子强忍着含满眼眶的泪水,低头转身进了里屋。在场的人都明白,爷爷是怕泪水淌出来,让人们笑话。


民政局的人又把抚恤金递给奶奶,奶奶没接,只说了句:“钱俺就不要了,俺儿是为国捐躯的,没给爹娘丢脸,俺就知足了,老天爷有眼啊!”
民政局的人走后,爷爷抱着那块红牌牌,跑到生产队的场院,一个人躲到柴火垛后面,嚎啕大哭起来,是饲养员发现了把他搀回家的。
从那以后,一家人再也不遭别人的冷眼了,奶奶好像比以前也有了些精神,失去了大伯父,奶奶家成了全村第一个烈属家庭。
小时候,奶奶还经常带着我给家里的猪割草,一次,我们回家路过生产队的瓜地时,望着地里那一个个长得滚瓜溜圆的大甜瓜,又渴又饿的我两条腿就像绑了秤砣,再也走不动了。本来我是走在奶奶前面的,可看着看着那满地的瓜就慢慢地落在了奶奶的后面,奶奶回头喊:“快走哇,俺的大孙子!”
我没吱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娇来:“奶奶,我要吃瓜。”
奶奶摸摸衣兜:“好孩子,奶奶今天没带钱,下次奶奶想着带钱,保准给你买。”
我环顾四周,悄悄对奶奶说:“我去偷一个吧。”
奶奶先是一愣,接着又使劲拍了我一下:“那可不行,偷摸的事咱可不干,丢人!”
我指了指四周,神秘地告诉奶奶:“你看,哪有人呀,保证没事儿,不会有人知道的,你就让我偷一个吧”说完起身就要跑进瓜地。
奶奶使劲把我拉住:“使不得,可使不得,老天爷有眼,你没听说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完,拉着我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子,来到看瓜的棚下。
看瓜的叔叔见是奶奶,老远就恭敬地打起招呼:“大娘,是您来了,买瓜呀?”
奶奶苦笑道:“哪呀,我今天没带钱,和孙子割草回来,孩子又渴又饿非要吃瓜,我想先跟你赊一个给孩子,明儿个我就把钱给你送来,你看行吗?
看瓜的叔叔听后哈哈大笑:“嗐,瞧您说的,一个瓜值几个钱哪,这么一大片呢,小孩子吃一个算个啥,我给您摘去。”说完叔叔转身就要进瓜地摘瓜。奶奶急忙拦住:“那可不行,这是集体的,俺可不占公家的便宜。”
“大娘,瞧您说的,要是别人那是不行,可您是咱村里唯一的烈属啊,是大功臣。您把儿子都贡献给国家了,别说今儿个孩子吃个瓜了,就是您跟我大爷想吃啥、要啥,只要您老两口跟大队提出来,那都一点不过分,谁也不敢攀比,您说,我说的对不对。”看瓜的叔叔进一步说服奶奶。
“不行,你说的不对,那是两码子事儿,今儿个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让你摘。”奶奶满脸的严肃。
看瓜的叔叔见奶奶那个倔强劲儿,只得说:“好好,我答应您,是买,不白吃。”
第二天,奶奶特意让我给看瓜的叔叔送去五毛钱,可那叔叔说啥也不收,最后我恳求道:“叔叔,你就收下吧,要不回去我奶奶会说我的。”
那叔叔不经意顺嘴说了一句:“那你就别跟她说,问你你就说给了。把钱自己留着买个铅笔本子啥的。”叔叔的话提醒了我,于是就照着他说的去做了。
事后不久,一天,奶奶把我叫到她面前,手里拿着条笤疙瘩问:“你说,那五毛钱哪去了,这么小你就撒谎骗人,长大了那还得了。”
我从没见奶奶这么严厉过。大伯父当兵牺牲了,父亲在东北工作常年不在家,叔叔和姑姑都还没成家,家里就我这么一个隔辈人,又是男孩,所以,平日特别受爷爷奶奶喜欢,不说娇惯吧也是宠爱有加。我万万也没想到奶奶会发这么大的火,吓得直哆嗦,哭咧咧地向奶奶解释:“奶奶,不是我,是看瓜叔叔叫我的,不是我。”
奶奶见我哭的可怜,看样子也确实知道错了,嘱咐说:“记着,以后不准撒谎骗人,不好的事,谁叫也不听,记住了吗?老天爷有眼!”
“记住了。”我看着奶奶,头点得如小鸡叨米一般。


人们都说,小时候的一些事一辈子也忘不了,尤其是挨打的事,事实也的确像人们所说,这次的教训真的让我终身难忘。
上大学,我离开了家也离开了奶奶,以后又参加了工作,走上了领导岗位。尽管工作越来越忙,可是,我始终忘不了奶奶,一有点闲暇,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老人家,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惦记吧,尤其是爷爷去世后,这种惦记就更强烈了。
若干年后的一个春节,我带着妻、儿回原籍看望奶奶,她可是老多了:笔直的身板缩成了驼背;满头的黒发已稀疏全白,过去犹如碗大的纂,现在已变成像乒乓球一样系在脑后;一口齐整的白牙掉的所剩无几,两腮瘪瘪的,说起话来含混不清,和记忆中的奶奶完全判若两人。奶奶浑身上下把我摸了个遍,又眯着眼脸对脸的看了又看。面对此状,我瞬间仿佛成了一个木头人,呆呆地站在奶奶面前,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热泪顺着面颊流淌。奶奶问:“你现在干啥呐?”
“在南方一个城市工作。”我贴近奶奶的耳朵告诉她。不知是声音太小没听清,还是奶奶没听懂。妻子赶紧指着我高声告诉奶奶:“他现在当市长了。”
奶奶点了点头,声音颤抖地嘱咐道:“记住,不论当啥长,不论干啥事,坏事不能干,可别给老的丢人,老天爷有眼!”一边说还一边用酷似枯枝的手指,吃力地往头上指。
我大声告诉奶奶:“记住了,您就一百个放心吧!”瞬间又一次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奶奶身边的那些往事。
临别时,妻子拿钱给奶奶,可无论怎么说,她就是坚决不要。
万万没想到,这次相见竟是我和奶奶的最后一面,她离世的那天,我正在国外考察,这也成了我终生的憾事。
跟爷爷奶奶一样,我和妻子也有晚饭后唠嗑的习惯,只不过不同的是,爷爷奶奶是睡前唠,而我和妻子是吃完晚饭接着唠,唠一会再收拾碗筷。
妻子时不时地开玩笑“逗”我:“你看看,人家当了干部,家属亲戚啥的都能沾点光,最起码换个大一点的房子住吧。你再看看咱家,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干部,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的,身体都累坏了,整个城市都大变样了,可咱家还是老样子,你不觉得亏吗?”
我知道,妻子虽然是在开玩笑,可实际上也是变着法地在发牢骚。看到有的干部一天天在变,再看看自己的丈夫,看看自己的家,心里有些不平衡。每当这时,我也总是开玩笑似的回答妻子:“老婆啊,你说的那些事我要是办起来,太容易了,我一个电话,明天就能让你住上大房子,而且要几套有几套,至于吃的穿的用的嘛,你想要啥我都能给你办到。可是,真要哪一天‘露陷’了,那可怎么办呢?到时候你和孩子哭着喊着去大牢看我啊,你想过那种日子吗?”
妻子使劲推我一把,故作生气的说:“你是真傻呀还是装的,干那种事,哪有让人知道的,不都是偷偷摸摸干的吗。”
我笑笑回答:“是我傻还是你傻呀,‘露陷’的不是大有人在嘛,报纸电视经常报道,你也不是看不到。”
妻子不服气,继续跟我“辩论”:“那都是不会干的,或者说是干得太大了,像你这么有能力,又这么有实权的人,小的溜地干点还能‘露陷’?我就不信。”
我一听特别生气,继续与妻子“辩论”,心想,正好借机开导开导这个老糊涂。我知道,此时给妻子讲大道理她更听不进去,就有意提醒说:“你忘了,我经常给你讲奶奶的故事了,老天爷有眼!”
妻子使劲瞪了我一眼,嘲笑说:“你还领导干部嘞,奶奶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她信迷信,你也跟着信哪,那你给我说说,老天爷是谁?它的眼睛长在哪?是什么样的?看看现在但凡有点权的谁不在‘捞’啊。也就你呗,自作清高,你没听人家说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等你不干了下台了,到时候后悔也晚了。”
我见妻子的情绪有些急,就主动软下来:“瞧你,怎么说说就激动起来了,‘捞’的还是极少数嘛,你这可是一叶障目哦。”
“什么一叶障目,我这叫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你懂不懂?”
“好好,我懂我懂。”女人嘛,都爱在自己丈夫面前站个上风,见妻子这样,我就甘败下阵来,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这次的饭后闲聊就以妻子的“胜利”暂告一段落。


一个月后的一件事,让形势发生了逆转。一天,市里的一位同事突然被上级纪委带走,几天后,为了配合调查,我也被叫去了两天。回来一进家门,就被焦急等待的妻子紧紧地抱住,虽然才仅仅48小时,我已见妻子的面容消瘦了一圈,满脸泪水的问:“你没事吧?”我笑了笑,故意反问:“你说呢?”妻子见我如此坦然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明白了,破涕为笑:“我的妈呀,你走这两天,可把我吓坏了!”我见缝插针,问妻子:“现在我再给你讲奶奶的故事,你应该不会认为是迷信了吧?”妻子点点头:“我不但不认为是迷信,而且还特别佩服奶奶,他老人家真是神啊!”见妻子终于转变了,我内心有说不出的高兴,于是进一步引导:“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老天爷是谁?它的眼睛是什么样的?长在哪啊?”妻子涨红了脸,尴尬地看着我,然后又故意眨了眨好看的双眸,把嘴贴到我耳边,悄悄地说:“你啥也别说了,我全明白了,都是我的错。”


编  辑:林  膑     统一编号:SLPYXZJ202068006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