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费龙祥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04-18 10:59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费龙祥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费龙祥

第二届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费龙祥

费龙祥,笔名江南布衣,1974年高中毕业回乡青年,退休于苏州市吴江广电有线网络公司。由于比较喜爱写作,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曾在《经济早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区〔县〕级报刊分别以“纤夫”、“微言”和“江南布衣”发表过散文和述评若干,并有获奖。辍笔十六年后重回习作之路,在【吴江通】、【南国文学】、【兰娟雅菀】、【酸枣人生】、《中国乡村》和【江山传媒】等平台偶有习作发表,是《中国乡村》杂志认证作家。

 

作品赏析

 

母亲的扫盲识字证书
 

文/费龙祥

 

今年是我有生以来的第八次搬家,在整理自己保管的有关资料时,母亲62年前在上海当保姆时,获得的那张扫盲识字证书,完好无损赫然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是七十年代中期的大队扫盲辅导员,所以对扫盲运动的历史背景是十分清楚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的文盲率高达80%,当时国家是这样划分的:不识字或识字不超过500个的叫文盲;能识500字,但不超过1500字的叫半文盲。当时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文化好比万宝山,无尽宝藏等开采,要想山上去取宝,首先要过扫盲关。党中央为了扫除新中国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号召全国人民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

一张薄薄的扫盲识字证书背后,既蕴藏着共和国一场声势浩大全民运动,又记录了母亲一段苦难的人生历史,更折射出母亲好胜争强的那股牛劲!

奶奶只生了我母亲一个人,母亲是正宗的独生女,爷爷在我没有出生前就去世了。奶奶为了使费家的香火得以传承,特地为我妈择婿成亲。可是母亲生来命苦,在我出生不到十个月的时候,父亲因病不治撒手西去,所以我对父亲没有一丝印象。在我断奶后不久,为了生计,母亲与本村的两位小姐妹一同去上海,寻找一份可以胜任的保姆工作,以此来养家糊口。几经周折,母亲被上海国泰影剧院的史经理家选用,作为临时雇工,需干满一个月后决定是否正式雇佣。真诚朴实的母亲凭着温柔敦厚的本分与吃苦耐劳的精神,顺利地通过了试用期,被史家正式录用。

作为史家的保姆,买汰烧洗、家庭保洁、迎来送往、无所不包。虽然史家有着与众不同的要求,但由于母亲的心灵手巧和任劳任怨,很快就在史家站稳了脚跟。史家的哥哥史东山,是中国内地著名的导演和编剧,史家与文艺界人士有着广泛的接触,母亲曾对我说过:小时候,母亲把我带在身边,那时候电影明星王丹凤、柳和清夫妇是史家的常客,王丹凤看我长得可爱,每次来史家,总要先抱一抱我,然后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叠黑白演艺照片给我,史家的橱房就是我欣赏这些明星照的小天地。那时由于不懂事,把这些珍贵的照片当作洋片一样玩耍,弄得满地都是,到最后一张也没有留存。这一切,至今我还是那样的记忆犹新,更感觉到那是多么的遗憾。六十年代不像现在,通信是如此的便捷,虽然史家有固定电话,但与史家交往的人员中,绝大多数人是靠书信、便条和口信来相互联系。由于母亲的工作量十分繁杂,有时人家上门,主人不在家,母亲难免将来客所要转告口信忘记了而误事。母亲曾经因此事而受到过双方的埋怨,倔强的母亲曾在背地里偷偷地流过泪……

后来,正好赶上全国性的扫盲运动,母亲在买菜时从同行中了解到,街道居委会正在组织家庭妇女,利用晚上时间开办扫盲识字班,外来人员同样可以报名参加。母亲知道这一消息后,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最忙最苦最累,也要争取去报名上扫盲夜校。就这样抱着多识一字好一字的想法,作为在上海的外地人,母亲走进了同龄的上海人中间,当上了扫盲班的一员。因母亲生前我没有关心过此事,所以我无法把母亲在扫盲识字中,碰到的具体困难写出来告诉读者,但凭我小时候跟随母亲身边的耳濡目染,我完全可以把母亲的保姆生活还原出来:面对这样一家在上海有头有脸的雇主,母亲做事一直非常用心,她善于从自己每天的工作中,找出自己解放自己的方法。不论是赤日炎炎的盛夏,还是寒风凛冽的严冬,母亲一般在清晨四点就要起床,草草洗刷以后,就是赶紧打开两只煤气灶,一只大水壶和一锅米烧粥,同时用最小的火苗开着烧,然后拎着竹篮子步行去乌鲁木齐中路菜场,匆匆忙忙买好菜,顺便弯到上海第54中学马路转角的边上取牛奶,当她风风火火赶回家时,水壶的水已经烧了个八成开,锅里的粥已经煮沸,但绝对不会溢出来。母亲真的很会打算,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竟然会恰到好处地利用了立体的时空观念来处理家务。越剧十姐妹中,有大多数人吃过我母亲做的饭菜,她们临走时会异口同声地对雇主说:“阿妹,老能干个。”这张扫盲识字证书,有效地帮助母亲解决了人事接待中琐碎繁杂而又不可忘记的小事,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从此以后,凡是来客上门要求转告的事情,不论巨细,母亲都能做到事事交待,一件不漏。雇主亦能从中感受到母亲越来越干练,赞美之声也日趋增多,母亲疲惫的脸上显然也多了些欣慰的笑容!

文化大革命中,当时住在淮海中路淮海坊的史家没有逃脱被抄家的命运,憨厚诚朴的母亲不像某些无良保姆,藏匿了一些贵重物品而从此销声匿迹,而是在被告知资本家不许雇佣保姆后,告别了主人,回到乡下从事农业劳动。七十年代中期,史家得到了平反,从原来的淮海中路搬到了上海康平路,与红色资本家荣毅仁隔邻相居。稍得安宁,史家又写信给母亲,希望她能重返史家。母亲考虑后,并征得我同意,背起行囊,又重新踏进了史家的大门。

八十年代中期,我女儿降临人世,无奈我们将母亲召回。不到一年时间,史家的孙子出生了,史家多次写信恳求我母亲继续回史家帮助处理所有的家杂。母亲是个十分吃情的人,因我女儿无人照管,所以我在给史家的回信中,如实将母亲的想法告诉了史家:若要回来,只能将十个月大的孙女一起带到上海。终因母亲的诚信能干,史家同意了母亲的要求,就这样,我母亲又带上孙女,再次成了史家的保姆,母亲一生,相继为史家领大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孙子。

史家的孙子大了,我家的经济条件也今非昔比,我再也不忍心让母亲呆在史家,八十年代后期,母亲告别了史家回到了家中。九十年代后期,母亲患脉管炎,我陪她去上海华山医院治疗,从医院出来,我对母亲说:我们要不要去阿姨家里歇歇脚,华山医院到康平路距离很近,而且十分便捷,母亲听了摇摇头说:不去了,别给人家找麻烦了。母亲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她很有自知之明。从此母亲再也没有踏进过史家的门槛。

2010年春,史家在我母亲去世八周年的时候,打了好多的电话,最后终于从我原来的工作单位取得了我的手机号,那年国庆节,史家的女主人,带了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媳来到我家,并到我母亲的过渡墓地进行了祭拜。

我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但如何来描述我的母亲,可借用开国领袖毛主席《祭母文》中的一段话来形容,同样是恰到好处的:“手泽所经,皆有条理。头脑精密,劈理分情。事无遗算,物无遁形。洁净之风,”有口皆碑。

 

编  辑:林  膑     统一编号:SLPYXZJ202068005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