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山东烟台 / 吴人民 《我的故乡——吴家窑》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04-20 09:15

 

 

        山东省胶东半岛西北部,渤海湾南面有个依山傍水,四季分明,物产丰富,人杰地灵,交通便利,风景优美的人间仙境(东临蓬莱、烟台,南临招远、青岛,隔海与大连、天津、秦皇岛相望,西、北濒渤海),是全国百强、工业百强(县、市)、全国卫生、文明、园林、绿色小康、优秀旅游、最具幸福感海滨城市——龙口市(西周初期建莱子国,秦设齐郡,始置黄县,是中国最早县治单位之一。三国名将太史慈,秦代东渡方士徐福是东莱黄县人。1986年设龙口市)。

【散文】山东烟台 / 吴人民 《我的故乡——吴家窑》

 

        在龙口市黄城西南约5公里处,位于龙口市中心位置,有个村庄——吴家窑,有土地八百余亩,一百四十户人家,四百多人口的行政村(1991年出版的《龙口市村庄志》记载:氏族姓氏8姓:吴姓93户,梁姓18户,冯姓12户,高姓7户,田、王姓各4户,位、陈姓各1户)。

 

        大清咸丰四年(公元一八五四年)吴氏族谱记载:我吴氏先世江南藉延陵巨族,明洪武二年,我吴氏始祖自江南延陵徒居山西洪洞县广济寺大槐树,后随移民潮来到黄县葛子崖茅子圈(吴家窑村族谱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文革”被毁,老人相传,北树口村吴氏族谱保存者证实,葛子崖应该在东江街道董家洼村附近,村南泳汶河)。崇祯年间,吴氏长兄被冷家庄冷姓招为婿,后冷姓绝嗣,吴氏人丁兴旺,以烧窑为业,村名改为吴家窑(后有吴氏几户搬到西江村和毡王村)。

 

        吴家窑村老人相传,北树口吴氏族谱记载,因葛子崖村南河水泛滥,冲塌房屋,把其村淹没,吴氏宗亲流落各地。其二弟、三弟在芦头北树口村落户。后三弟这部分迁到黄县城北羊岚村。羊岚吴氏族谱保存者吴明之也证实此事(羊岚村族谱记载,其支后期部分有落户羊岚吴家村、羊岚河崖马家村、即墨仲村、海城析木镇、梅河口等地)。

 

        从清到民国初年间,吴氏村民以烧窑为生。后经军阀混战,日寇侵略,国土沦丧,民不聊生,窑厂 倒闭。

 

        二十世纪末,村北仍有几处土窑遗迹,窑膛的泥土呈喑红色,周围遍地是砖瓦碎片,可见当时的兴旺发达。

 

        吴家窑村交通十分便利,进出村有八条路,四通八达(和周围邻村均相隔半公里,西南:韩家洞村,东:观刘村,东北:大宋村,北:南智村)。村四面环水,村西是龙口市有名的第二大河泳汶河(村东、南、北都有河。在很早以前,周围村庄瘟疫漫延,而吴家窑村却没有瘟疫,老人讲瘟疫不过河)。

 

        整个村庄呈长方形(南北长,东西短),十分规整。街道全是河溜石铺路,纵横整齐。村南北三条街,东西四条街。村后街(东西街)是周边邻村,西到芦头、北马、龙口,东到黄城集、石良、栖霞赶集必经之路。那时后街老百姓下半夜常被牲畜铃声,小车吱吱声闹醒,赶集的、送石灰的人络绎不绝。村东(南北街)也是邻村北到黄县城、蓬莱,南到招远、青岛的必经之路。全村有多条胡同,条条都和大街相通,被称为“棋盘街”。

 

        村里多数人家都有几分地的大园,园里栽有各种水果树,空闲地方种些蔬菜。在村中最南头冯氏园中间,有一棵约二人合抱粗细的大杨树,树上有一喜雀窝,得仰起脖子才能看到。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村民盖房都没占用耕地良田,都在园里盖房。

 

         村里土地很有特色,村南、村北耕地为南北垄,村东、村西耕地为东西垄,故称“四出头地”。

 

        村里没有水井,吃水上村东约三百米处,经过一条小河去取水,井很浅,有时伸手用水桶就能提出水,井水很甜,做豆腐用此水,比别处井水还多产豆腐。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在村东打了一眼二十多米的深井,结束了出村挑水的历史。

 

        在财神庙和井之间,有棵约两人合抱粗细大豆树(学名苦楝树),庞大的树冠好像搭起遮天蔽日的巨伞,到四、五月份,花期开满了淡紫色小花,花香飘得很远,整个村庄都能闻到它的香味,到了秋天,金灿灿的果实挂满了整个枝头。

 

        吴家窑村有多座庙,分别是:村前街偏西、道南有家庙,家庙后院东有棵大松树;村南北中心街北头有佛爷庙,里面有十八罗汉等神像壁画,庙旁有一间钟屋,里面有一大钟(此庙房屋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翻修时,发现有文字记载:冷家庄建);村西北有高家庙(村里住有几户高姓);村东西中心街,东头有财神庙,每过年时,庙前搭棚张灯结彩,很是壮观;村南约三、四百米处有一姑庵;村西建有一大庙,此庙后称为吴家窑庙,在庙西边还有土地庙。

 

        相传,清朝年间南方一道土来到此处,看到村东南有块大陨石,形如大鹅蛋,说是落地凤凰,只有盖上一座大庙方能压住生财。后村民盖起村西大庙,规模宏伟壮观,庄严肃穆,庙廓绿树环抱,花草簇拥。

 

        庙前有一座精致花岗岩石建成的漂亮大戏台。 解放前在戏台前,有功夫市场,周围村出来打工的老百姓,都到此处等人雇工,凡用工的也都到此处雇工,当时非常热闹。

 

        庙宇分为三个大院。前院是马殿,内有数匹彩色泥塑马,四边是牛头、马面武土,手持枪刀剑戟。传说有天夜晚风雷闪电要下雨了,小道士挨个殿去查门窗关严没有?发现马殿里泥马全身上下湿漉漉,觉得很奇怪,没敢声张。后来有天半夜发现,这些泥马到庙西南百余米处,在一平坦高地吃草,很是惊讶,马上跑去告诉了主持,说泥马从马殿跑出去,到西南高台处吃草了,主持听了很是吃惊,将信将疑。后来这些马在吃草时被夜行人冲走,几匹泥马现原型,留在高台草地里,后来人们就把这片高地叫“马家台”。其余的泥马也没回庙里,不知去向?后来发现位庄庙里多了几匹泥塑马(位庄庙,坐落于位庄姜家村北,庙号海晏寺 ,因处于位庄乡,邑人习称其为位庄庙,是老黄县境内最大的寺庙。现为新嘉街道管辖)。

 

        中院东厢房是老母殿(当地人称为老母奶奶),老母塑像面带微笑,正中盘膝而坐。两边侍女手捧仙桃,恭敬肃礼。老母聪明美丽,心地善良,能呼风唤雨,有求必应,是家乡最敬重的神灵。

 

        据老人传说,当年塑老母神像时,塑像工人不知老母长的什么模样?几个人在庙门外做着,一筹莫展?西韩家村一女子骑着毛驴到碓徐家村走亲戚,经过庙前摔倒,众人扶起,发现这姑娘长的很漂亮。几个人商议,就照她的模样塑吧?塑像做成,这姑娘无病去世,托梦告诉母亲,说她到吴家窑庙做老母。当地人惊叹不已,说老母是活神。从此过年过节,家家都供奉老母,遇事祷告求老母显灵,延续至今。

 

        殿前有四棵两人合抱粗细、数丈高的参天松柏,挺拔苍劲,枝桠繁壮,已有几百年树龄。整个大院被遮得不见太阳。抗战时期,民兵在松柏树上搭上门板,人站在门板上,监视黄县城里日本鬼子和伪军的活动。

 

        北院东西宽40余米,有并排三处大殿组成。中间大殿是三清观。屋顶是彩色琉璃瓦,金碧辉煌。屋檐下有六根红漆大圆木柱,柱下是精雕的巨型石墩,红漆殿门庄严美观。殿内供奉三尊神像,中间是玉清元始天尊,左边是上清灵宝天尊(太上道君),右边是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两边有十八罗汉雕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东大殿是药王殿,供奉药王孙思邈神像,唐代著名医药学家,道家名人。著有《千金要方》《千山翼方》等著作,北宋祟宁二年,被追封为“妙应真人”。福佑人们消灾袪病,平安康宁。

 

        西大殿是关帝殿(又称武财神),供奉关公神像,关老爷红脸长须,眯眼端坐,塑像威武雄壮,气宇轩昂,民间尊称“关公”。经历代朝廷褒封,清代时被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帝君”,尊为武圣人。左边白脸捧印关平,英姿矫健,风度翩翩;右边黑脸周仓手持青龙偃月刀,气势惊人,不怒自威。

 

        逢年过节,村民到庙烧香许愿,祈求平安发财。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这里成了临吋学校,孩子们在此上学。

 

        吴家窑庙历经战火和人为的破坏,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残墙断壁、破砖碎瓦,诉说着那逝去的辉煌。(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被毁)

 

        吴家窑村东南约二百米处地方叫赵家坡,相传原有一村庄:赵家庄。村里有赵姓人在朝中为官,此人清正廉洁、正直,得罪不少朝中官员。传说在黄县城墙上,看到赵家庄方向有一把金椅,闪闪发光,并有一对金鸽子飞去。奸臣闻讯向朝廷奏本,陷害忠良,说此处将出反朝廷人,夺天下。皇帝听信谗言,将赵家庄活灭九族,赶尽杀绝。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修整土地时,还发现赵家庄旧址地下,有几处墙基石。

 

        1958年成立智家人民公社吴家窑大队(后为黄县东江人民公社,东江乡、现为龙口市东江街道)。在那全民大炼钢铁年代,成立以吴家窑村为中心的8个自然村兵团指挥部。指挥部设在吴家窑村西庙南,用玉米秆搭成的窝棚,实行军事化管理,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吴家窑村北庙大院建起土高炉,大炼钢铁( 六十年代初,北庙和家庙成了临时教室,供孩子上学)。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吴家窑村就有了全黄县农村位数不多的供销社,极大的方便周围村民,不用进城就能买的自已所需物品。

 

        1958年智家人民公社成立后,吴家窑村在全公社最早按上喇叭(在村前街家庙东民房后墙上),周围村和本村村民,每晚上去收听广播,学习、宣传党的大政方针。村里经常有耍把戏(杂技)、耍猴、木偶戏(当地老百姓叫提葫芦)。县电影放映队经常到村北庙大院放映电影(当时半票三分,整票伍分)。春节期间村里搭上戏台,请邻村戏团来唱几天大戏,正月十五元宵节,村集体自制烟花,在村东空地集体燃放庆祝节日。

 

        村民冬闲时,在家做窗染花、不倒翁、泥老虎等传统手艺,为过年增加点收入。村集体到冬闲做烟花,家家擀烟花筒,使每户村民都能有收入(元宵节小孩都爱放烟花,当地称烟花叫捲梅)。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大隋家村西北修了水库,六十年代中期又把北邢家水库水引过来,村里庄稼及村东河、小东沟苹果园全部都能浇上水(以前地里主要种地瓜、花生、谷、高梁等。六、七十年代大战山河,平整土地,将小块地都整成良田,庄稼一年种二季,主要玉米、小麦,年年大丰收)在七十年代天大旱,又在村地里打了多口机井,最深四十米,解决了旱情。说来也奇怪,邻村都打不出机井,后来到挨着我村地头上,竟都打出了好井,真是奇迹,邻村人都说吴家窑村是风水宝地!

 

        2001年吴家窑村土地被龙口市黄城工业园陆续征用,村民没有了土地,村周围建起很多工厂,柏油路四通八达。吴家窑村划归龙口市黄城工业园管辖(现改为山东省龙口高新技术产业园区)。

 

        2007年11月,吴家窑村被南山集团兼并,重划归龙口市东江镇管辖(现改为东江街道办事处)。村民都去上班,住上了楼房,生活越来越好。我村的旧址,南山集团建成城市花园东区,龙口市在此处盖上安居工程房,一片高楼大厦。

 

        再见了,我可爱的故乡!别了,生我养我的吴家窑村!

 

 

 

附记:

 

        一、1、梁超,历任山东省新华书店总经理,山东出版总社办公室主任、编审(正教授)。

 

         2、冯忠贤,泰安市委党校离休(职务不详)。

 

        二、历任党支部书记:1949年冯中录,1955年宋玉亭,1960年韩余声,1966年高登吉,1984年历任村党支部书记:吴永录、邢其亭(镇派书记)、吴人臣、吴永录、高巨家、高美莲(镇派书记)、吴人和。

 

        历任村长(包括大队长、革委主任、管委主任、村委主任):1944年吴天民,1945年吴洪金,1948年吴永金,1952年冯忠禄,1960年高登吉,1973年韩让声,1984年历任村长:吴天山、冯厚恩、高巨家、吴洪敏、高继民。

 

        2007年11月归南山集团

 

        三、吴家窑族谱“文革”被毁,北树口村、阳岚村族谱记载,1932年由吴家窑、北树口、阳岚三村吴氏签暑协定:议定自十八世而下(实际北树口村吴氏自二十二世而下),皆以之为命名之序,拟十六字,凑成四言诗句: 人之本源,山重海深,训乃子嗣,光裕维钦。

 

        四、1958年成立八个自然村的吴家窑兵团,后改为大队,时间不长战家夼村退出,成立战家夼大队。1961年剩下七个自然村分别成立三个生产大队。大隋家大队,大宋家大队(大宋村、观刘村、焦家村、南智村),韩家洞大队(韩家洞村四个生产队、吴家窑村二个生产队,五队、六队。因韩家洞村人多地小,从吴家窑村调去良田百余亩归韩家洞村民耕种)。1984年韩家洞村和吴家窑村分开,各自成立村民委员会。

 

        五、七十年代初,济南军区解放军某部到黄县野营拉练,到以吴家窑为中心的村庄训练,在村东北河全是部队的军车、大炮、军事设备等。发扬光荣传统,拥民爱民,军民鱼水情。

 

        六、老人相传,羊岚村吴氏每年到吴家窑村始祖墓地上坟,大年初一早晨,拿着供品到吴家窑家庙祭祖、上香、祭拜,延续很多年。后来羊岚村吴氏,夜晚从吴家窑村将吴氏始祖坟起去一坵,到北树口村将吴氏先祖坟起去一坵,至羊岚村(北树口吴氏族谱有记载),方便祭扫。
 

【散文】山东烟台 / 吴人民 《我的故乡——吴家窑》

作者简介:

        吴人民,山东省龙口市人,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书法家协会、攝影家协会会员,烟台市诗词学会会员,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书画协会会员。《作家前线》签约作家。《西散南国文学》《南国红豆诗刋》编委。

 

        中国平安人寿、幕天公益授予“爱心公益”证书。在电影《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扮演角色。曾获得“新时代中国优秀诗人”和“中国诗歌年度人物”荣誉称号。在征文活动中多次获奖。

 

       作品散见于《今日龙口报》《世界诗典》《中外华语作家》《新时代诗典》《西散南国文学》《西散南国诗刊》《文学与艺术》《胶东文学》《齐鲁文学》《世界诗人》《首都文学》《天安门文学》《天下当代诗词》《兰娟雅苑》《齐鲁文学杂志》《现代作家文学》等报刊、微刊。

 

 

       多首诗歌、散文收入《龙口蓝天诗文选》《新时代诗典》《2018诗歌年鉴 - 中国当代诗人作品选》《中国当代金牌诗人选》《2018年度散文-诗歌精选》《第二届烟台市老年征文大赛获奖作品集》《西部散文选刋》《中国当代诗词》《龙口作家》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