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公交血案悲剧何以形成?

宁新春 互联网 2013-08-20 16:12

据报道,河南安阳公交车持刀杀人案昨天下午有了重大进展,安阳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经过突审,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案件引发一些的舆论焦点,仍在网上持续发酵。事发之际,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嫌犯能凭一人之力伤害如此多的乘客?(8月21日,中国广播网)

凶手上车屠杀无辜之人,甚至于连孩子也不放过,当在谴责之列是无疑的。新闻报道迅速推出了其小时的经历与成长后的一些重要过程的报道,试图解剖一个孝顺的孩子如何变成了杀人犯。有网友陷入祥林嫂的唠叨句式:如果他表姐不外出打工,如果表姐不认识山西男友,如果姥爷不阻拦婚事,则不会发生流血事故,周江波也不会受此刺激,也不会有今日之惨剧。

然而,世事容不得假设,偶然发生的血案实是永恒的悲剧表征,如果陷于无穷的对往事的追悔当中,无益于挽回时下的伤亡,也不利于杜绝类似的悲剧重演。除了抚慰伤痛,我们须臾不能放松的是反思,深入反思我们孱弱的自救能力。公交车上33名乘客,15人被捅伤,3人死亡,大家所面对的只是一个身高1.66米的人,从开始行凶到下车只有3到5分钟的时间,而有男的逃下车后还冲上车去拿自己的包。

这让我们震惊,震惊于暴行,也震惊于我们何以走到了今天,居然眼睁睁地让几个孩子送了性命。此次凶案发生时只有一个人起身搏斗,这唯一的一个给我们留下了些许的希望,也不让我们颜面尽失。网友“东城西施”分析这种心态说,估计面对这种危险,第一个本能是崩溃,想逃,第二个本能指望有人去制止,但绝不是自己,第三个本能都怕自己送死,然后大家一起送死心里也接受了,人性的自私和相互的不信任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这种分析确实符合大部分人的心理。

当然,这种心理不是国人的专利。在美国有一个纪念屠杀犹太人的纪念碑,上面刻着,“当初他们(纳粹)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德国牧师马丁•尼穆勒也有此类感悟。

大大小小的血案告诉我们,国家安全机构固然要尽力提高公民的安全系数,但还是要看到,维护安全的最大力量是我们自己,是我们每一个人对暴行的怒喝,对施虐的阻止,对正义受辱时的感同身受。我们对丑陋会厌恶,对暴行会害怕,这是正常的人性,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如果彼此缺乏援手成为孤岛,则人人都将被流水洗涮殆尽。

因此,本次事故政府承诺为所有伤者医伤,但笔者认为,除了肉体的伤痕,更应为国民在精神上“补钙”、疗伤。(宁新春)

  →→

(责编:)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