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娇】盲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05-06 15:51
文/王志娇
月亮不会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六便士。
文学举目似乎频繁渴望撕心裂胆的灼痛,我想着,只要有扶住精神的器皿,眼睛也不过为参透痉挛的躯壳,纵使一滩崎岖,满河腥血,可春终究是春,嘴里嘴外含着利器,即便在利欲熏心中散去了光明。
若没有六便士,月光也将失去太阳。
你可知,盲人的胸中涂有数不尽的白,有消融的积雪、深情的冰层和海鸥振翅翔集的双肩,有稀释离愁的歌调和河水撞岸的不落窠臼的嗣音,甚至踏足归天的往来哀笛与不言而喻的青春呐喊,有雄踞九州同响的烈酒,亦有泯灭笔杆的沉沦;选择孤行或则合众,都伴有肆意流淌的高雅,那超凡脱俗,那起死回生的誓言与来自太平洋彼岸的渡船的号角,不正是熏黑眼球对白诗的诵吟?
长此以往,逝去的挽歌,使我的眼睑成了永远无法在春天歌唱的亡魂。时代苟延残喘,现实一身空洞,没有珠光宝气的鲜艳、浓妆艳抹的妖娆,亦没有田间作垄的锄把和拴住夕阳的牧羊人所驱赶的米色羊群;后来,我学着与粗糙的松花湖言和,握住的竟是水花万盏与浮萍金藻,这深藏在万物宿主间的多情,犹如自然的相睹相融,林立依赖。忆往昔,拾不起的曼妙乡音,亦伴着芳草如茵的村落和草丘,与边陲小城徐徐燃烧的烟尘一起,横亘在任何发声的眉宇。我思索着,假以时日,自我灵魂大不必再向那一串串冰冷的数字殚精竭虑,而是凭心感活——我自寒冬而来,在欣欣向荣的狗吠中镇定昂扬,我敢于亏欠,也敢于弥补;敢于撼动,也敢于凭一笔之力遏制民不聊生的战乱。
多少寄予厚望的春天,多少远方相通相牵,人的一生,究竟要花多少时间纠缠于睡梦中,白白牺牲,我不甘心,执意醒着,却愕然发现以此依旧走不好脚下的路。再去寻那生物钟时,天已不暮将暮,我酒至半酣。卷翘的睫毛似也混沌不开,盘算着新的须臾又要在重蹈覆辙中接近尾声,可我,乌漆漆的盲者,始终一个人,睡不沉,醒不来,亦愈发沧桑憔悴。
我看不到月光,可心还仍旧亮着;我只想关心活着的人类,如何缤纷任性,挥霍光阴。我凭嗅觉奔走大地,借触觉抚摸人间,我还有一双听尽善恶的耳和极度嗜醉的馋虫。尽管这是我的一切,可土葬之人,拜别天际时所能携带在身的,又能多于我几重?
兜了一双瞳孔?视锥层或许睫状体?抑或是美其名曰视网膜的“救命稻草”?不论多远,多短暂,他的肩膀固然于我要沉重些许,不也同样生而为人,继而演匹夫,为人夫,为人父?不也同样日日负责推开生活席卷而来的波浪,扛起文字的课本,从启蒙三年级至毕业五年级,从青春揽梦至婚姻嫁娶,一个一个幸福的结点,一个一个不问归期的离难,一个一个如浮光掠影,虽出生入死,却默默无闻;虽壮阔凌厉却更加锈渍斑斑;虽身处文学的僻壤穷乡,也难免悠然酸楚,却宁可一生醉人,也永不凋零、视若无睹,人类啊,何必遗憾生命本不能的表达!
历经一路东风解冻,蛰虫始振,便循规蹈矩,辗转四月。于不经意间,我捕到一缕泛滥褶皱的火苗,捋着淡淡惆怅的醉气,一位蹒跚老翁正以吹壶煮酒。其身旁的闲庭梨涡长而又深,我只悟到一琴一瑟的喘息弥之和畅,竟未知,那白得发狂的语调亦优雅难寻。
“为何煮酒?”我认真地问。
“酒浊——温酒。高沸呼为煮;现炭基以燃,微火温之。”
他故作纠正,继续与我周璇:“逢酒必煮,充饥,药用,两全其美......奥,不是酒,是药!”皎洁的笑揉碎在浅云里。
“药?”我近乎狂躁。
“医什么?这酒凄寒无比,可心是热的,以心温酒,苦涩的寒气才能自唇边蒸腾而出,我闻过。”我只顾据理力争,丝毫不求妥协。
“医——神。”
“却原来,酒不论冷暖清浊,亦藏匿着为人、习文之道。若有人中途‘眼疾’,应令其煮酒去病;若艺术行将失明,则理当同样煮酒嗅醉。即或讨不得谆谆教诲,倒不如换得一时透彻清灵。”
斯时,他转过身来,放慢了语气,看看发呆的我,又掂掂酒,一笑一颦,情有独钟。
我挺起头颅,伪装清醒,勉强证明无畏与其对抗的勇气。
“非沸不能清其味,非登峰不能享其生。熘过而先热,饮过而后熟。如苦酒不苦,是心欲使恶,那成就西蜀半壁江山的刘氏,最懂这温酒的甘醇,也自然明了这“泉眼”自染上凡尘俗瘾,往往会一改“故辙”,而异常铿锵、辛辣至极。如今你眼盲,是当真看不见?”
我愕然,抓湿了手中唯一的银币。
“是啊,此刻不妨扪心自问:自己努力挣扎这么久的结果,就是衣食富足,仅此而已?既然如此,那内心最终的自我索求又在哪?古往今来,倘或事物真正重要,只无需窥见,便心知肚明,那......是硬币狭隘了我,还是我狭隘了文学?文学?一个永远不会返回、亦永远不会老之枯竭的称谓。”似“非”而“是”,所言如此。
待我通晓之时再去寻觅,老翁与热酒竟已消失不再,眼前漫卷的是总也迟到的西洋梨花,那靓艳风露,素月决然,如静女般不染半滴风尘的纯贞,也曾婉拒了多少诗人风雅颂的笔墨纸砚。自那归来,我也时常伴梨花佐酒,却再也无缘邂逅那冰魂玉肤、刚柔并济,“孤芳忌过洁,莫遣凡卉妬”,静瞻那翌年嫣然,含烟带雨,想着有扑鼻怜人的香气,错乱之际,怎一个纯粹了得!绵绵几时,车水马龙独占枝头,泥盐才下眉梢,酒醋却淹上心头,欲语还休。
彼时,耳畔响起春柴拉扯的酒花,好似以往欢腾岁月泛涨的讥笑,令囊括大地的盲眼起死回生,老翁的温酒似是有意提点:我不热爱硬币,但必然途经。少年意气风发,向着那白月光,而求成者急功近利,嘴角歪斜地捡起六便士,轻蔑而过,等蓄满肚子归来时,才发现,天已破晓。月亮是常活常新的“心灵窗口”,是与时俱进的凡尘之眼,它和本能的生命截然不同,它将催促着你,永不停歇。我自幼读不懂文学,文学排斥着钱权,钱权读不懂我,我亦坚持着并不经济的文学。目若舟楫,虽死犹存,当欲望开始失明,清酒定已扶不起一颗尘心,在一语成谶之前,穷尽时间思索某一超我的何去何从,不正是文学天地里如谜一般的真相?
我是于腥风醎雨中饮醉的盲人,聚聚裂裂,不加拼凑,索性本本分分地醉在路上,结结实实地表达想要呈现的城市与村庄,我想向往,像儿时一样,不曾将英雄与拯救掺杂其中。硬币与月亮之间的隔膜与荒谬地带,几乎人迹罕至。大道至简,我只知不应对时代无可奉告,而只心无旁骛地展露拳脚,哪怕物欲横流,七七八八,哪怕寇败王成,空无所傍,也一定如愿以偿。
时过境迁,苦旅漫漫,也许我所坚定的、鏖战的、沉迷的、畏惧的......拮据到一辈子都无法企及,但冬去春来,随手挽起的婉转与动听呵!五光十色的春天又何止你一个?
悄然搁置对文学的偏执,我曾终日碌碌无为,以丑示人,却也乐在心头,不为外在所累。
文学以外的利益纠葛,一如根牵着梗,梗栓着叶,日日耀武扬威,愈发不着边际。我曾尝试分裂,将完整的忠心均衡分配,但山崩地裂和肝肠寸断的片段与日俱增,而后,是两个我,三个我,四五六个我的恶战。偶尔聪明,偶尔果断,偶尔嫉恶如仇,偶尔恶语相向,什么都包括,什么也都除外,我学不会向月光撒娇,因此也错失了很多相互示意的美好。
我也曾勤恳地将右手伸出窗外,摸了一晃而过的沽名与半斤薄利,久而久之,便再没清醒。路人问我,握住了什么?某一日,若将其送至当铺当了去,锱铢必较间又能贩卖多少珠宝金银?
如今布袖也患上油的泥腥,我曾试图放荡自我,在如柔毯一般的云端畅想:看不到月亮,那人类想握住的东西究竟在哪?
那红楼一幢,是梦还是现实?是依水而制抑或和泥可铸?
我吹着彩霞,哼着花生米,学天狗儿把月亮装裱成银币的框架。
    我像一支云彩,体悟着生疏的人生经验,从夸父的腋下轻盈而起,举着无垠而辽阔的篷顶无动于衷;我难忘热血与铁性的青葱檄文,企图以一支汤匙把澄澈搅浑。倘若我是一枚硬币,是不是要比你们种刻脑海的还要矮小或昂贵?倘若我是一剂白月光,会不会将比你们仰望的还要荒芜?
那照遍六便士孤床的月光原形,而今安在?是黛玉、袭人还是宝钗、可卿?
那所透支我的是文学?是精神?
 我本以为,文学的本质即为本我发声,就好比文人独自定居荒野的照明行囊,银币孕育以食粮,精神镂刻成风景,二者慢慢杂糅,鬼使神差而又理所当然地朝内心的月亮许愿。其实不然,人应分别而活,有各自热爱的厚度和章法,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灵魂才不至于无处安放,个中形形色色,盲者又怎能例外?
想来,是文学接纳了六便士,不论卑鄙与高尚、毒恶与善良、仇恨或热爱、眼盲或非盲,皆一应俱全且互不排斥地并存于文学的锦囊当中,相比于俗世的藩篱,二者栖宿不同,判若云泥,亦独循所奏。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梨树的花瓣因月而袭,如同银币上亦能泛起苞芽。夜晚,让四月的和煦吹进我柔软的书房,我无感做六便士的主人,亦不一定摘得星辰,我只如饥似渴地在月光下行走,哪怕称不上半个盲人,也要一直一直,不伦不类地,做个月亮与六便士之间的第三种人。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