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09-20 16:19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珍惜缘,本名吴秀珍,山西省运城万荣县人。
爱好文学,诗歌,音乐,热爱生活。
文学作品:小说《春娘》发表于《乡土文学》和山西省《城市头条》。散文诗歌多发表于在《兰娟雅苑》《河之东》《故乡万荣》《垣曲人家》等各大平台。


作品赏析
春娘
文/吴秀珍
1春娘诞生


传说这个名字有个来历:五百年前,在凤凰岭村南部有一个高兀凸起的小山岭,有一年春暖花开时节,在这个小山岭上,一夜之间不知何因竟陡然聚集了很多羽毛艳丽的金凤凰,村人看到这一自然盛景,认为村里可能会出金凤凰,怀揣美好的愿望,村人就把原有的村名改成了凤凰岭村。
因此家家都想要男孩。

还春一生下来,阿贵气的三天三夜没吃饭,他说自己啥时候作了孽,倒了八辈子的霉,竟让秋英生不出一个男孩来。
阿贵本想咬咬牙把还春送人,谁知还春生下来细皮嫩肉,脸上像擦了胭脂一样白里透红,特别惹人喜欢,阿贵哪硬邦邦的心这才被软化了,他抱起还春,亲吻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春呀春,你长的漂亮,爸爸不再给你送人,日后可要找个有钱的好人家,爸爸就这一点心愿。”
就是这个老四丫头,后来有了惊人之举,初中没毕业就凭借一副天籁之音,一副金嗓子,飞出了大山,真正成了凤凰岭村飞出去的一只金凤凰。还春进到了当地的县剧团,剧团主要是唱蒲剧,还春在蒲剧里演青衣,17岁就穿着古装戏在《三娘教子》里扮演春娘这一主角,由于春娘一角演的活灵活现,一招一式,颇有讲究,人物塑造,栩栩如生,舞台上的演员们和底下的观众们便都给还春了一个亲切的昵称,称之为“春娘”。



阿贵的思想重男轻女,偏偏生下一窝女孩,好像在村里干了什么缺德事一样,脸上整天闷闷不乐。秋英为了一家的生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忙忙碌碌,也照顾不了四个女儿。
为了能让还春读书识字,母亲秋英戴着老花镜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用碎布条给还春缝制了一个小书包,缝好叫还春试了试,看看合适否,还春背起书包高兴地手舞足蹈,还给母亲背了一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歌谣:“猫老鼠,偷油吃……”逗母亲乐,而父亲阿贵看到新缝制的书包一言不发,看到还春还乜斜了一眼,好像还春欠着他的二斤黑豆。
报名排在还春面前的是村里的低个子男孩叫铁蛋,女老师问铁蛋家里是什么成分,铁蛋说是“萝头筐成分(成粪)”。话语一出,女老师笑得差点岔气,还春想笑没笑,还春提醒说,不是萝头筐成粪,是贫农、中农、下中农的意思,这才让铁蛋茅塞顿开,铁蛋说,你帮我说说俺是啥成分,还春走到老师面前说,铁蛋家是贫农成分,女老师扭头问还春,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贫农成分了,还春说,我们今天来校报名的时候,父亲都说了,说村里除了一家是地主成分,其他都是贫农成分,因此铁蛋家应是贫农成分。

还春上学了,课堂表上有唱歌课,老师教的第一支歌曲是《我爱北京天安门》。歌曲欢快激昂,轻松活泼,老师一句一句地教,同学们一句一句地学,全班几十个同学中唯还春学得最快。
小小的一件事,给还春很大的鼓励:自己唱的好,将来一定要登上舞台为更多的人唱歌。让观众记住她的名字,听到她的歌声。

3痴迷戏曲

老师的表扬,同学们的鼓励,还春在歌唱方面初露锋芒,她把唱歌当做生活的主要内容。
因为还春是个女孩,还春的爸爸对还春不热不冷,还春回到家,阿贵要说她两句,让还春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等到第三场戏唱完,台子下的观众都陆陆续续离开舞台的时候,还春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她没有走,竟走上舞台,剧团上的一个花旦演员看还春美丽可爱,就问她上台子的原因,还春鼓足勇气说:“我想唱戏”。

但是是晚上,谁的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夜不归宿,更何况是一个才11岁的女孩?
还春说:“我不想回家了,我想唱戏,你们就把我带走吧,我每天给恁扫地端水都行。”
花旦无奈,只好说,今天晚上你回家,明天你可以过来,我把详细地址给你写写,叫你爸妈看着地址地址把你送过来,这样,我们不担责任,父母也知道你的去向。
花旦怕还春一个女孩家在路上出事,卸了妆,还专门把还春带到了家门口,把唱戏练功的苦处说了说。
阿贵一听还春要去唱戏,出嘴一句就是,唱戏都是下九流,你敢去我打断你的腿。
还春说,唱戏将来照样有饭吃,戏唱的好,还能挣钱,也能为家里减轻负担。
还春没有再接话,抹了抹眼角的泪,悄悄走出了门外。

4苦苦练功

花旦重视还春,发现还春有潜在的能力,给她安排了吃住,并开始教她练功,在戏曲里基本的练功包括四个方面:唱、念、做、打。
基本功之二是念。 具有一定的音乐性和节奏感, 是加工形态的语言艺术,与唱协调。念白与唱相互配合、补充,才能表达出人物的思想感情。
基本功之四是打。打是传统武术的舞蹈化, 用以表现战斗生活或特定的生活情景﹐如跌跤、挣扎、昏阙等。

还春所在的戏团以唱蒲剧为主,蒲剧又称蒲州梆子,当地人称为乱弹戏,是我国最古老的地方民间戏曲艺术之一。因兴于山西晋南古蒲州(今山西运城永济)一带而得名。蒲剧唱腔高昂 ,朴实奔放 ,长于表现慷慨激情、悲壮凄楚的英雄史剧,又善于刻划抒情剧的人物性格和情绪。像《三娘教子》《清风亭》《舍饭》等。
在剧团里,还春很下劲的练功,目的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出类拔萃成为一名台柱子。
在10年时间里,还春只回家了两次,还是剧团在离家较近的地方演出时回的家。
第二次回家是还春在《三娘教子》里主演了娘子王春娥这一角色,《三娘教子》改编自明末清初戏曲家小说家李渔的《无声戏》中的一回。还春在这部戏里演的是主角,当时才17岁,由于唱腔甜润,感情饱满,激情高昂,还春这部戏一炮打响,小小年纪就被众星捧月般亲昵地称为了“春娘”。


哪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子看上了春娘。男子叫杰,低矮短胖,肥头大耳,体重200来斤,从下体劈开分成两半也能超过春娘的体重。
杰是做化工生意的,化工生意都是一本万利,生意法市时,一两年时间就弄个盆满钵满。杰,很有心计,为了把春娘弄到手,他经常打听着来看春娘的戏,为了引起春娘的注意,每次看戏,杰常常买十几张前排中间坐票叫手下的打工人看戏,看戏前,杰交代手下人,只要看到杰在下面鼓掌拍手了,大家要不约而同地一起拍手,要跟着杰的节拍来走,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杰的这一行动还真凑效,竟引起了春娘的注意。

一个年轻男子请一个女子吃夜宵很不合适,春娘觉得人心隔肚皮,万一这个胖男子动手动脚该咋办,春娘没有拒绝,但春娘叫了几个在戏团里唱武生的小青年跟着,小青年武把子厉害,只要坐到饭桌旁,那种阵势,杰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干对春娘有任何非议。
杰,心知肚明,第一次约春娘吃饭当然得规规矩矩。
那天晚上,围着一个大圆桌,杰对春娘的唱戏赞赏有加,说话也很谦卑,也就是那天晚上杰知道了春娘的老家在凤凰岭村,春娘也知道了杰是个做生意的人,没有什么高深学问,只是手里头有钱,还拥有一辆豪华的别克车。
春娘的母亲就把这好事给春娘的父亲阿贵说了说,阿贵说,只要这小伙子有钱,这事就能定下来,有钱能叫鬼推磨,没钱啥都甭再说。
春娘从家里出来后,家里一直认为唱戏是一个下九流,春娘的父亲阿贵更是对女儿春娘耿耿于怀,春娘的三个姐姐对春娘也是不温不冷,但这次一说是给春娘找了一个有钱人的对象,家人那种冷冻的心瞬间都复苏了。
阿贵来到戏团,找到春娘后没有生气,而是用笑脸给春娘说了一番话,叫春娘抽空给杰见面,杰手里有钱,最好能把这场婚事给定下来。
杰开着别克车,威风凛凛的,春娘到那里唱戏,杰就跟到哪里看戏。
感情这东西有点怪。只要接触的时间长就能热乎起来。杰请春娘吃饭的回数多坐车的回数多后,春娘也觉得杰很会体贴人萦记人,加上有钱,虽然人长相不咋地,但世间啥事都没有百分之百地完美,鱼和熊掌二者是不可得兼的,只能得住一头。
春娘每次出去都要告诉师弟,叫强多尽点义务,强总是“好嘞”一声答应,非常听话。
当热恋中的男女感情上升到一定高度后,就会合二为一,翻云覆雨,进行爱的缠绵。
天刚蒙蒙亮,杰看着身旁春娘雪白的酮体,安慰似地说:“春娘,我们以后是夫妻了,迟早有这一天,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世间上的事说来也怪,两个月后,春娘竟有了壬辰反应,恶心呕吐厌食,春娘怀孕了。
春娘看着日渐隆起的腹部,她只有决定和杰结婚,因为生米做成了熟饭,必须奉子结婚。
结婚那天,是在县城一家金色港湾星级酒店待的客,参加上礼的年轻人都系着领带,穿着皮鞋,开着豪车,酒店门口成了车的海洋,姐妹们见春娘找了一个有钱的人家,各个脸上洋溢着笑容,父母见人也心花怒放。
婚后,杰对春娘非常萦记,挂在心间,生意忙完,不管路途遥远,总要驱车去见春娘,结婚的三年时间里,春娘给杰生了一个姑娘一个儿子,要说这样的日子儿女双全,应该福上加富,蜜上加糖。在别人看来羡慕的要死,哪知,祸,福之所倚,福,祸之所伏。看似美满的一家人,却因杰后面的花心出轨不忠诚给春娘带来了心如刀绞的创伤。
生活的道路不像天安门前的人行道平平坦坦,在前进的路上时不时要出现点小挫折,小颠簸。春娘在生了儿子后,苗条的身子消失了,春娘渐渐变得肥胖起来,要说这都是女人生育后的正常现象,然而,杰却不这样看待,他花心好色,凭借手中的钱,又有了新的猎物。

就是在团里请人吃饭的过程中,杰发生了移情别恋的现象。
谁知,背地里杰却给冰暗送秋波,眉目传情,最后竟发展到两人上床偷情,俩人上床的事是师弟强在晚间逮住的,强在得知杰爱上冰后,就成了卧底,要暗中调查杰到底还爱不爱了春娘。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杰领着冰去开房行苟且之事后,强把见到的一幕给春娘交了交底。
杰输了理,张了张嘴,想在解释什么,春娘不听,本来两人也没有领取结婚证,就这样利利呱呱分手了。分手后,儿子有杰抚养,女儿有春娘照看。
春娘离开了剧团,她带着女儿想静静地休息一段时间,调整情绪。
春娘的父亲见到春娘在做工作没望的情况下还狠狠地春娘扔了一句话:“你要是再不听大人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进我的家门。”
春娘在县城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和杰彻底一刀两断,带着年幼的女儿开启了新生活。
半年后,春娘遇到了第二任丈夫林林,林林是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的小职员,父母都是工人,家境情况说好不好说赖不赖,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据说林林是在结婚后不到半年媳妇就离婚走了。
说归说,又没有试过婚,春娘想,万一是谣言哪?
春娘受第一次婚姻的打击,二婚一定要领取结婚证,一定要成为明媒正娶的媳妇,春娘和林林来到了民政所领取了结婚证。
婚后,林林天天带着中药包,一日三餐服呀服,但身下那玩意还是涛声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奇迹。
爱情是世间最美好的事,它不但包含了情爱还包含了性爱,情爱让人享受到爱的甜蜜,性爱让人享受到了爱的快活。春娘只能得到爱情的一半,春娘痛苦过流过泪,最后还是面对了现实。
无聊的时候,春娘一边带着姑娘一边唱戏,派遣心中的不平,春娘的歌声总能引起周围人的关注。

唱戏大如天,不能重返舞台自己以后的出路该咋办,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但想到病痛的折磨,春娘还是听了医生的吩咐,春娘作了扁桃体手术,手术也很成功,遗憾的是春娘不能在舞台上放声唱戏了。
春娘在家里带着女儿,她把自己的心血全部洒在了女儿的身上。
春娘说,“你爸爸是个坏爸爸,他抛弃了我们母女,不管我们的死活,所以不要。”
春娘说:“妈妈养活不住你们俩,只能养活你一个,将来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宁要要饭吃妈,不要挣钱的爸。”
女儿不知人间事,也就不再插嘴多问了。
春娘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想说说儿子,但儿子总是兑抢她,说她不该给爸爸离婚,应该逆来顺受,还说有爸爸花钱,自己的事以后少管。
儿子、女儿因为家庭的原因,都上完初中后辍学,过早地离开了学校走上了社会,都对春娘的离婚恨之入骨。他们认为如果春娘不离婚,日子过得该是多么的甜美。这个弥天大祸都是春娘造成的。
林林也算不错,把自己的薪水每月拿出一半给春娘花,平时路途遥远,只有周末喜相逢,两人过着有情无性的日子。
<p font-size:17px;text-align:justify;background-color:#ffffff;"="" style="margin: 32px 0px 0px; padding: 0px; border: none; list-style-type: none; font-size: 18px; line-height: 32px; color: rgb(51, 51, 51); text-indent: 36px; word-break: normal; overflow-wrap: break-word;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春娘只有在夜晚花灯展放的时候,到外面放放风,到田野的垄边散散步,微风吹拂着她秀丽的脸庞,一绺秀发向身后飘散,日子过得好快,还没有品味到生活的美好,已经半入土的人了,春娘每每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的天花板,她的心中便有很多惆怅,很多郁闷,很多烦躁,想想一婚和二婚,想想不听话的孩子,春娘一阵酸辛,但心中的苦楚该向何人说。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