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11-13 12:39

五通桥本是我一无所知的一个的方,金秋时节因参加“尽源杯”中华散文大赛颁奖活动,飞越千山万水,来到乐山大佛脚下的五通桥。短短几天时光里,我行走在这方土地,让心在此栖息。从陌生到相识,从相恋到思念,我的情感也如岷江之水奔流着。

小西湖畔 流连忘返

报到当天我先拜谒过乐山大佛,下午便赶往五通桥。走过茫溪河大桥,沿着文化路长街来到丽源宾馆,有缘与四川文化艺术学院的韩教授同住一室。主办方的盛情晚宴,让能喝酒的韩教授有些微醺,回到客房竟还要邀我“举杯共明月”,于是我便与他一同走进了五通桥的夜色里。

宾馆前不远处是横跨茫溪河的彩虹桥,此时桥上灯光明亮,那架在桥上的两道拱弧倒影水中,似长虹卧波,又宛如西施弯弯的眉。倚栏眺望,街道上矗立着高矮不一、错落有致的建筑,霓虹闪烁,流光溢彩,远处青山如黛,近处绿水生烟,蜿蜒的河岸线在灯光里蔓延至天际。河风吹拂,神清气爽,韩教授也被眼前的景色吸引,酒意褪去了几分,五通桥的夜景是迷人的。

第二天我吃罢早餐,在朝阳中沿着宾馆前的那条长街漫步,走过区委大院门前,不远处一座塑像矗立眼前,这是烈士丁佑君的塑像。基座上镌刻着朱德元帅的题词,塑像左侧有一块撼人心灵的诗碑《她永远十九岁》,诵读着诗句、向烈士塑像行注目礼后,我来到了四望关。石牌坊古色古香,牌上三个鎏金大字遒龙苍劲,这里聚集着不少休闲的市民和看景的游人。四望关遏制在茫溪河、涌斯江交汇的三角形重地,过去是一个重要的盐关。四望关是五通桥如画风景的“点睛”之处,茫溪河与涌斯江在这里交汇,秀才遇美女,柔情缠绕便派生出一片浩渺的平湖来,湖水明净像一面大镜子,将蓝天、白云、湖边的城镇倒影一并拥进自己的怀里。对岸的菩提山俯卧江边,苍翠秀丽;四望关广场车轮滚滚,人流不息。啊,青山映照,水光滟潋,榕树成排,枝繁叶茂,好一派恬静淡然,好一处动人风景。清代诗人李嗣沆曾写下“烟火万家人上下,风光应不让西湖”赞美诗句,五通桥的“小西湖”美称确是名不虚传。

几位坐在板凳上休憩的老人告诉我,这里还有一座用小船连成的木舟浮桥,可漂亮呢,今年汛期暂时撤下了。说到桥,老人们如数珍宝,五通桥地名来历就是因为有桥有五通神庙。五通桥是一座水乡古镇,水多桥也多,四望关大桥、茫溪桥、彩虹桥、岷江桥、丁家桥、花花桥、漫水桥……我虽没有一一到达,但随处可见芳踪的古石桥、铁索桥、天桥、倒虹管桥、钢筋水泥桥等形态各异、建材不同的桥,让我惊叹不已。桥是五通人的挚爱,是五通的灵魂,承载着五通桥的发展,见证着五通桥的历史。

依山傍水遇见美,小西湖畔不思归。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黄葛树下 文墨飘香

黄葛树是五通桥的另一道景观。黄葛树即是榕树,它在佛经里被称之为神圣的菩提树,树干粗壮,树形奇特,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我以前见过一些地方的榕树,但像五通桥“十里榕荫、十里画廊”的景观实属罕见。据介绍,五通桥有上千株高大、龄长的黄葛树,是全国最大的古榕树群落。黄葛树是五通桥的“区树”,也是当地人心中的“神树”。

在城区虹桥桥头有一颗500多年树龄的黄葛树,“五爪”抓地,就像一只巨大的手掌牢牢撑在地上,树高约30多米,树围有15米,树冠面积数百平方米,似一把巨伞,撑盖在街边,这是一棵公认的五通桥黄葛树王。旁边还有几株“小兄弟”,都挂有“古树名木”的牌子。这里常年绿茵蔽日,白鹭云集,因此人们又把这里又叫“白鹤林”。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虽然是下晚时分,树下仍有一些喝茶聊天的人们。沏上一壶好茶,消磨半天时光,生活在这里,幸福而惬意。

采风队伍在作协李主席精心安排下,走进了树旁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院,门额上书着“水墨禅心”四个金色大字。庭院里别有情趣,墙一角,大小坛罐中种着一些绿植,青砖白缝的墙上挂这几块牌子:“乐山市哲学社会科学普及基地”、“水墨禅心民俗文旅产品研发基地”、“妇女微家”、“五通桥区作协文学创作基地”。屋内陈列着数件精美的彩金绣作品,色彩明丽清秀,也有水墨国画的格调。穿过一天井,留着水痕青苔的一堵墙面上镶着大小长短不一的木板条,上面写着诗句,文韵弥漫院内。书以载道,文以化人,读书点亮心灵,书香润泽人生。在榕树王下有这样一个静谧文墨之地,真有穿越时空遇见你之感。我们在“榕树下的盖碗茶”大幡旗旁一条长桌边坐下,品茗论文。李主席现场签名赠书,一股文学之风从心底吹过。

座谈会气氛热烈。因为文学,相聚黄葛树下;因为缘分,相识白鹤林文苑。一群有文学志趣的人走在了一起,高举文学的旗帜,反映时代的心声;这是一个年轻的、有影响力的公众号平台,创办时间不到一年,一场“净源杯”中华散文大赛,取得了圆满成功。其名声已享誉中华大地;这是一个学习交流的乐园,因为白鹤林文苑,我们从天南地北来到了五通桥,抵达一个文学圣地,文学与白鹤齐飞,梦想在蓝天翱翔。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锁龙巷 探幽寻古品千年盐味

五通桥茫溪河畔的花盐街,是近代中国因盐成街的古街,是中国井盐发祥地之一,千年盐城。抗战时期盐务总局曾迁到此地,五通桥成为抗战大后方一座盐都,生机勃勃地发展起来。

午后时光,我们来到了依山而筑、枕水而居的花盐街锁龙巷。昔日繁华已褪净,茫河波澜今犹在。从一条静僻的窄巷进去不远,就看到了一座船形屋,房屋一角用青砖垒成高高的尖角,乍一看就像一艘船的船头,船屋内部已风化坍塌,房子建在被垫高的石台上,可以想象此屋及屋主当年的光耀。沿着船形屋拾阶而上,一座大门紧闭的小洋楼展现眼前,门牌上写着“紫藤花园”,高高的院墙上爬满了树藤,我说不清是否还是当年的紫藤条,只觉得有些凄凉阴霾之感。巷路曲折,石块石板铺就,岁月的侵蚀已打磨得光滑顺溜,上面爬满青苔,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焉焉。转拐处的墙上赫然留着文革时期的标语,在夕阳下显得红艳而刺眼。

踏上了一个又一个石阶,转过一个又一个拐角,看到的都是风雨飘摇的老屋。屋里那些斑驳的桌椅布满岁月的痕迹,静静地诉说着曾经的韶光岁月。

陪我们同来的白鹤林文苑尹编委的舅舅、舅母就住在一高坡处,古朴的天井、锈蚀的水炉、厚重的家具,让我们体会到这是一个殷实人家。两位耄耋老人神清气爽,热情地与我们聊起这里的一些故事,并高兴地与兰心美女留影。离开时,老人不断地说着:“再来呀”。回望两老倚在门框向我们挥手的身影和脸上如菊花般的皱纹,我的脑海里跳出“坚守”这个词语。是坚守着这片家园,还是坚守着一份情感?我心生酸楚。

在巷尾有一栋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洋楼,墙牌子写着“何家大院”,穿斗式梁架,歇山式屋顶,小青瓦屋面,二楼挑廊上还有外凸的美人靠。幽深的庭院,镂空的窗花,木柱的栏杆,留存着前人居住的气息。同行的女杨老师不知从哪上到了二楼,倚在美人靠上向我们招手,几个男同胞在楼下嚷着“抛绣球”,一阵欢笑声让这栋闲锁巷子深处的无主之楼多了几分生气。

漫步满是青苔的石阶,用手指划过两侧的石垒堆积成的壁墙,仿佛看到了锁龙巷经历的岁月痕迹。这条因盐而盛的小巷,当年是大户人家的基地,如今人去楼空。时光无情,历史的痕迹正在逐渐消失,岁月的沧桑也给我们每位来者留下了深思。

出锁龙巷时,李摄影师为大家拍了一张合影,锁龙巷锁住了时光,锁进了照片,锁在了我们的心里。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根书馆 邂逅神奇的文字艺术

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我们来到了菩提公园的中国根书艺术馆。树映绿水旁是一座外型独特的三层楼宇,馆名高悬其上。我欣赏过很多中华传统笔墨书法、石刻书法,也欣赏过一些根雕造型艺术品,但用树根书写出来的汉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带着好奇之心跨进了这座神奇的艺术殿堂。

大厅迎面是一幅气势磅礴的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的根书,左侧挂满荣誉奖牌和创作基地铜牌,右侧是中国根书创始人、中国根书艺术大师杨玉冰先生的简介。从入口大厅悬挂着的“福、寿、龙、虎”等根书大字,到两旁厅室的根书对联,从里屋的长篇《赤壁赋》到楼上的多块《百家姓》,从小件的根书画作到大型的根雕,都闪现着浓郁的艺术气息,给人一种浑然天成之感,在这里就像进入了一个神奇的根的世界。行走馆内,无不对其内容丰富、风格迥异的根书作品拍手称奇。

在二楼《百家姓》根书作品前,大家忙不迭地“寻根”——找自己姓氏的根书字,我那有些急切的囧相,还被文友拍下发到朋友圈,逗得大家一乐。寻根问道,寻根筑梦。一个汉字,可以镇住千年风景;一截树根,同样能惊天动地。

据介绍,根书的一个特点是一个树根做一个字,不能用几棵树的根拼起来做一个字。根书无任何雕饰迹象,属纯天然制品,有古朴厚重又返璞归真的神韵。

根书的基础是书法功底。杨玉冰先生凭借多年书法历练,用天然树根把汉字立体书法演绎得出神入化,实在令人钦佩。这里收藏了杨玉冰先生一千多件藏品,件件是珍品。原本废弃于山野的树根在这里华丽转身成一件件艺术品,身价大增,令人赞叹。

一根一世界,亦字亦艺术。在五通桥这片神秘的土地上,邂逅这一令人敬仰的文化源地、独特的艺术瑰宝,欣喜万分,离开后我的思绪还一直萦绕在根的世界里。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麻辣烫豆腐宴 珍味留舌尖

有人说,有美景的地方从不缺美食。是的,五通桥的美食也享有盛誉。

牛华镇的麻辣烫号称过嘴难忘。白鹤林文苑编委何秘书长自豪地说:飘香全国的麻辣烫就发源在这里。我品读过他《醉在牛华麻辣烫》的美文,被他诱惑得有点想尝试的念头,但我们江浙沪不喜食辣,更不要说又麻又辣又烫了。主办方盛情相邀,我心里却有些忐忑。既然不好意思拂了这一番好意,那就不如硬着头皮壮着胆子,客随主便吧。

车在一家周记麻辣烫店前停下,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呛人的香辣味儿,店里人气满满,座无虚席,好在细心的吴副总编已预定好席位。我们就座后,服务员迎上来问要红锅还是白锅,是油碟还是干碟?在我一脸茫然时,干练的何秘书长很快就安排妥当。打开电炉往汤锅里投上大把竹签串着的食物,有荤有素,有香有辣。一会儿锅里翻滚起来,“吃吧,吃吧。”本地的朋友说着从锅边拿起了竹签,在各自面前的佐料碟蘸一蘸,便大快朵颐起来。我小心地拿起一支竹签,试着放到嘴边,用舌头舔了舔,“阿嚏”一个喷嚏不由打出。我无奈摇了摇头,他们朝我笑了笑。我又试着往嘴里送去,感觉不怎么辣了,于是我也吃了起来,越吃越有滋味,后来竟脱下外衣大干起来。美酒美食,酣畅淋漓。当肚子鼓起来之后,我还有些意犹未尽,砸吧着嘴回味着。我不知道这麻辣烫锅底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但是舌尖留味,麻得舒服,辣得刺激,烫得畅快。

采风活动的当晚,李主席又把我们带到了西坝古镇,笑着说:“今晚请你们品尝西坝的豆腐宴”。想起他在《西坝,那个豆腐哟》的呼唤:“朋友,你来吗?我在西坝等你。”我不由会心一笑,于是,忙打开手机找度娘咨询。原来这西坝豆腐可有历史了,始于东汉,精于唐宋,盛于明清,可谓源远流长了。

在期待中,豆腐登场了。熊掌豆腐金黄油亮,外酥内嫩,形似熊掌;芙蓉豆腐,如朵朵金色芙蓉花盛开在一片白雪之上;一品豆腐,片片豆腐如睡莲漂浮在汤面上;灯笼豆腐,几团圆柱竖立盘中,似一盏盏灯笼;三鲜豆腐,何止是三鲜;绣球豆腐,吃在嘴里也中彩……一道道豆腐名称雅致,色香味俱佳,有酸有甜有辣有鲜,让我味蕾大开。我心生感慨:把一个寻常的食材做出极致的诱惑,这是西坝人的聪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坝的土,西坝的水,成就了这与众不同、让人惊叹的西坝豆腐,这是大自然的馈赠,是五通人的口福。赞叹之余我不停地把筷子伸向这里,插向那里,只怨肚子装载能力有限。其实此时品尝的不只是美味的豆腐,还有豆腐背后蕴含着的悠久的地方美食文化和一缕情怀。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乐山之行,我不仅收获了一份厚重的荣誉,更有幸走近了这片土地,每份情愫都激荡着我的行程。匆匆的脚步,无法抵达更多的地域;笨拙的瘦笔,难以写尽所见所闻所感。五通桥、白鹤林文苑,永远是我心中醉美的一方天地。

冯金林|走近五通桥

 

作者简介:冯金林,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现代文学艺术促进会副秘书长。著有散文集《寸草情深》《乡韵情长》、长篇小说《风中一片云》。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