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祥|西路军的悲歌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0-11-20 15:22

自古以来,在河西走廊这块故土上,发生过许多腥风血雨的战争;金戈铁马的厮杀中,留下了无数气吞山河的回忆;刀光剑影的呐喊中,讲叙着众多惊天动地的故事。西路军泣血悲壮造就的忠魂,就是可歌可泣的一个范例和缩影。

1936年盘踞在甘肃境内的国民党马步芳部队,在河西走廊血洗了西进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这在中国近代战争史上曾经发生的皖南事件、血战湘江相比,他是最惨烈、最血腥的一次战争。是血写的一部血泪史诗。

西路军是长征胜利后,根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指令,提出并要求西渡黄河作战。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发展,目的是打通西部的国际路线,建立河西走廊红色革命根据地,有序开通新疆,为后续解放大西北做好军事斗争的前期准备。

西路军是由红四方军改编的。主要军事力量是由红5军、红9军及30军组建,由21800多人组成。总指挥是陈昌浩、徐向前。西路军是一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革命的军队;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不怕牺牲,英勇作战,敢打硬拼的一支英雄军队。

西路军西进河西走廊腹地,是1937年11月中旬,那年冬雪很大,积雪厚、道路封;天气寒冷,红军衣着褴褛,粮食物资短缺,孤军深入。这支部队成员大多数来自川、鄂、睆、贛等地,年龄均在17—20之间,师团级干部也均在20—30左右。应该说是一群年轻有为的热血青年。他们为了心中的理想,为了不受奴役和压迫,选择了投身于革命的涛涛洪流之中,坚决积极地参加了革命红军。

西路军西进走廊后,与马家军分别在古浪、永昌、高台、张掖梨园口遭遇于不同程度的凶悍的围追堵截。近五个月内几乎没有停止过战斗,在艰苦卓绝的军事斗争中弹尽粮绝,血洒走廊,最后全军覆没。

1936年11月14日,西路军占领古浪。11月16日敌军首领马元海集结重兵,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向古浪城反扑。红9军连日与敌军展开苦战,打死打伤敌军2000余人。红9军自身也伤亡2000余人以上。约占西路军主力部队的三分之一。因伤亡惨重,军长孙玉清被撤职罢免。

11月21日,西路军根据中央军委电示,继续向西进发。总指部及红5军两个团进驻永昌。同时30军部分军队进占山丹城。同日,西路军先遣工作团与马步芳代表谈判,口头达成短暂停火协议。11月22日马元海集结重兵在永昌城西四十里铺一带展开撕杀,与红军激战3日。

12月2日,陈昌浩、李卓然致电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并向朱德、张国焘报告了军情。电称西路军减员总数已达4303人,干部伤亡达到50%以上。

12月3日,马元海集结主力又进攻永昌城东十里铺,迫使红军放弃坚守据点。随后,敌军集结七八万骑兵、步兵,配以飞机、大炮进攻永昌、山丹等地。这时红军为减缓两城的压力,在焉支山东西两侧组织了反击战,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暂时继续据城固守。

12月27日,中央军委主席团电示徐向前、陈昌浩:“西路军仍执行西进任务,占领甘、肃二州,一部占领安西。”按照中央军委指示,12月29日,西路军有序向西进发。12月31日,红5军攻克临泽。1937年1月1日占领高台。

1月12日,敌军集结骑、步、炮兵及民团2万余人,将西路军分割包围,并集中兵力进攻高台城。1月19日凌晨5时,西路军总部获悉5军受危,派骑兵师前往增援,不幸途中遭敌军截伏袭击失败。1月20日敌我战斗打响后,战斗场面极其惨烈。经过9天8夜激战,5军终因寡不敌众失败。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及下属近3000名官兵,除少数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1月24日,马元海率部围攻临泽。驻守临泽的1000多人,顽强苦战数日,歼敌1000多人,除少数人突围外,其余均牺牲。

1月27日,30军在西洞堡、龙首堡攻打青海宪兵团、100师手枪团,大获全胜。1月30日,30军88师263团3营9连,共130多名战士进驻倪家营汪家墩碉堡,顽强阻击敌人的多次进攻。战士们决心与阵地共存亡,经过一天一夜殊死拼杀,换防时仅剩9人。

2月1日,西路军总部根据中央指示,致电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致函马元海:“派代表商洽一切”,国民党未回应,马元海未接受建议。下午,敌军向倪家防区不断发起进攻。2月5日,30军265团夜袭敌军弹药库,炸毁全部弹药,取得了胜利。

2月15日,敌人向倪家营地展开全面进攻,战斗十分激烈,处境非常险恶。

2月24日夜,徐向前、陈昌浩联名致电中央军委,请求增援。否则,“只有抱全部牺牲之决心,在此战至流尽最后一滴血。”2月26日中央军委主席团回电西路军:“固守50天,我们正用各种有效方法援助你们。”

3月4日,徐向前、陈昌浩、李特向中央军委再次致电:“准备战到最后一滴血;同时恳望援军星夜奔来,或以更迅速而有效的办法灭马敌,保全西路军……”。侯等几日无回电,3月11日夜晚,西路军从三道柳沟突围,凌晨撒到隘口张掖梨园口,准备退入祁连山,这时敌人骑兵紧追不舍,妄图阻挡围堵歼灭。

3月12日,西路军在梨圆口南侧山头阻击敌人。炊事员、马夫、后勤人员等全部补充到战斗班抗击敌人。子弹打完用大刀、枪托、石块与敌战斗。很多重伤员等敌人临近时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女战士把辫子剪掉,同男同志一起拼杀,血战9昼夜,西路军陷入弹粮绝的困境。

梨园口战役,以30军为主力,收容红5军、红9军残余力量,统一编入30军。这次梨园口战役前后苦战了70天,经历较大战斗40余场,100人以下的小战斗100多场,共歼敌10000多人。战役中7名军职干部、70多名团职干部、6000多名士兵壮烈牺牲。

3月14日,西路军余部退至康隆寺以南的石窝山附近,与尾追之敌连续激战,西路军总部供给部部长郑义斋等10多名团以上的干部牺牲。同日下午,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石窝山召开紧急会议,作出三项决定:—、将现有人员编为3个支队,就地分散游击;二、陈昌浩、徐向前离开部队回陕西延安;三、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8人组成,统一协调指挥。

3月16日徐向前、陈昌浩离开西路军东返去延安。3月中旬末原九军军长孙玉清在酒泉南山不幸被敌人所俘。5月下旬在西宁惨遭杀害。

4月27日李卓然、李先念支队、张荣支队经过47天艰苦跋涉,行程1500多里,抵达新疆星星峡,所剩人员仅有420多人。这支队伍既无粮草弹药,又无援兵,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撤离生存下,极为罕见。他们的斗志与精神,将永载共和国史册。

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是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失败。而血战高台是西路军最惨烈、最悲壮、最血性的战斗之一。而牺牲的董振堂是西路军最有影响力的最高军事将领。

董振堂原籍河北人,曾在保定陆军军官炮兵科学习。31岁升任国民联军第14师第12旅旅长。并参加北伐战争。这样一位在国民党部队里前程无量的优秀将领,却在1931年I2月14日,毅然率兵举行了震惊中外的宁都起义。起义后,这支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5军团。董振堂任第5军团副总指挥,兼第13军军长。1932年5月,董振堂升任为第5军军团长。林彪为第1军军团长,彭德怀为第3军军团长。1934年11月率5军团将士,在长征路上参加湘江血战。为了掩护大部队过江,他所属的34师5000多名红军战士全部阵亡。师长陈树湘、政委程翠琳也牺牲。

1935年5月,为确保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北渡,董振堂率领红5军团与追击的敌人展开9天9夜的激烈阻击战。红5军团以牺牲数以万计的将士生命为代价,确保了党中央的安全和中央红军北上。红5军团由此获得“铁流后卫”的称号。董振堂将军的忠诚与指挥打仗的才能,毛泽东主席称赞他为“常胜将军”。1935年底部队进行整编,红五军团与33军合编为红5军,董振堂为军长,归属红四方面军建制和指挥。

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之后,红5军接防山丹后,马步芳派部队围攻山丹。敌人每次进攻都被击退。在山丹守卫战斗中,他多次站在城墙上指挥战斗,攻守自若,持续了一月之久。12月7日,他被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12月28日,根据中央及总部决定,红5军撤离山丹,向西进发。30日占领临泽,休息数小时后,率部星夜继续西进,于次日凌晨占领高台。红5军占领高台后,部队逮捕了当地的地主恶霸王天佑、卢怀植等,召开群众斗争大会,并且公开枪决。产生了很大影响,人们奔走相告,很多青年积极报名参军。同时成立了抗日义勇军第5路军,红5军士气高涨。

1月初,马元海调集骑、步、炮兵及民团2万余人,对高台和临泽实施分割包围,夺取城池。尤其对高台集中兵攻打,城内红5军兵力不足3000人。

1937年1月12日,敌军以7倍以上的兵力向高台发动了进攻。董振堂深知危险处境,准备趁敌人立足未稳,组织小分队实施突围。就在这紧急关头,董振堂接到驻扎在临泽红5军政委黄超派人送来的总部急信,要求5军配合西路军总部行动,坚守高台,以策应兄弟部队的战斗行动。此刻,身经百战,谙熟战略,攻守皆能,心知肚明的董振堂,持信在手仰天长叹。随后,董振堂即刻召开干部会议,传达指示,号召全军将士:人在城在,誓死与高台共存亡。

面对七八万敌人向高台城扑来的危机时刻,城外的每一次阻击都要付出很大的伤亡。战斗进行到第3天的时候,部队逼迫退入城内,展开了守城保卫战。市民把家里的铁器、铜器、都拿出来,铁匠们日夜不停地打造长矛、大刀,给战士们备用。因我寡敌众,战士伤亡越来越多,弹药越来越少,面对失城和生命的危险,部队所有人员不得不拿起武器投入了绝死的保卫战。

西路军总部得知五军危急情况后,立即派骑兵师前往增援,竞被敌军途中拦截失败,红5军剩余人员只能硬打死拼。经过九天八夜的浴血奋战,除个别伤病员在老乡匿藏下侥幸逃生外,其他3000名红军将士,全部战死。

风萧萧兮易水寒,五军将士不再还。红5军血战高台覆没的悲剧,成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罹难河西走廊的千秋遗恨,也成高台及河西走廊在这片故土上遗留的悲愤和伤痛。但将士们的鲜血,凝固在这块沃土上,却成了永久的殷红。

高台城沦陷数日落后,临泽很快落入敌手。但临泽保卫战打得同样异常艰苦。西路军总部、红9军、30军及突出重围驻扎在临泽的红5军余部,合兵一处,边战边退。退守在距离临泽县城30里外的倪家营子、梨园口一带职守,处境十分危险。就在这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西路军将士仍然与敌顽强战斗,炸毁了敌军的弹药库,歼灭了前来追击的一个旅。此时,“西安事变”两月之久,西路军与马步芳所辖部队多次致函协商停战未果。而马步芳不但不收敛,而且步步紧逼。并切断了西路军所有粮食和水源。此时,西路军残部不足5000兵力,突围增援无望的绝境下,继续边打边守边撒。最后危难关头,石窝堡会议做出了化整为零、分散突围的决定。

高台失陷后,马步芳又下令将董振堂、杨克明、叶崇杰、刘培基四位烈士的头颅砍下悬挂在高台城楼上。同时,马步芳部队挨家挨户搜捕红军伤病员和失散人员。搜捕到的伤病员及涉嫌的群众绝大部分被杀害。妇女被奸,财产被抢,存活的红军被活埋。西路军失败后,马匪又在张掖杀害了3200被俘红军。杀害的方法花样百出,采用了活埋、枪杀、火烧、扒心、取胆、割舌等多种残忍手段,令人发指。有的战士用刺刀划破肚皮,抓出肠子,拴在马身上抽拉致死,惨不忍睹。还有的战士被扒皮后蒙面阵疼而死。30军88师师长熊厚发身负重伤被俘后,被马步芳绑在大炮筒上,活活轰死。西路军妇女团1300多人,被俘处境更凄惨,他们遭受百般凌辱后,被官兵占为小妾和佣人。部分女兵被割去乳房、阴部下插木棍致死,其惨状触目惊心……马步芳所部对待俘虏之残忍,是刽子手的刽子手,完全违背了战争的人道规则。这也是很多年以来,西路军幸存者对马步芳及所部恨之入骨的原因。也是河西走廊人民多年忘不掉、抹不去的记忆和忧伤。

西路军失败令人痛心。在21800余人中,力战牺牲者近8000多人,被俘后杀害者5000多人,死里逃生后辗转回到自己家乡者3000多人,经过多方营救回到延安的4500多人,流落西北各地为1000多人,撤离走到新疆的420多人。被马匪军惨遭杀害仅留下姓名者只有1000多人。但西路军也为共和国培养造就了113位开国将领。

今天我们回顾西路军无比悲壮的战斗历程,无须讳言,实情实说:第一,在当时瞬息万变的战斗争中,尤其在重要关头时,中央很多指示变动及缺乏因地制宜的指导性原则,使部队无法实施,使西路军在西进中处处被动挨打。第二,西路军在战前低估了马步芳部队的战斗能力,在战斗中被马步芳部队打得措不及防。第三,河西走廊人烟稀少,没有群众基础,得不到群众的及时帮助,寻找不到足够的粮食;没有外援和弹药补给的艰难处境下,在战斗中无法立足,不能稳扎稳打,处处受阻。第四,因历史原因形成民族隔阂,导致马步芳部队在对外族战斗中表现出内部很强的凝聚力,作战积极而且极其凶狠残暴。这些就是导致西路军在战略和战役中失败的主要原因。但西路军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有效地缓解了延安及中央红军的军事压力,是功不可没的。陈昌浩后续回到延安,就西路军前因后果曾向张国焘报告时并发生过争执,但都不了了之。后来陈昌浩在西路军将士的聚会上,含泪向昔日的旧部致歉,并强调要承担起对西路军失败的责任。并写了一首:“壮志匡神州,拔剑扫妖氛;勇士战场死,祁连葬英魂。”抒怀诗,表达对西路已故烈士的怀念之情。

1962年叶剑英写给董振堂一首:“英雄战死错路上,令我深怀董振堂,猿鹤沙虫经世换,高台为你著荣光。”祭念诗。诗中提到的“错路”内函是指:上世纪30年代后期,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被定性为“错误地执行了张国焘的逃跑主义和分裂主义路线的结果。”这在当时来讲是一个明显的错误决定。因为特殊的战争时期,西路军的主要领导及基层的部队战士,都是这一历史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决定公布后,有难言之隐的徐向前、李先念等对此事定性也只能沉默无言。许多西路军老战士带着屈辱和怨恨离开了人世。1980年8月,中央首先为陈昌浩平反昭雪,并举行了追悼会,开设了纪念馆。后续,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中共中央又为西路军恢复了历史名誉。从此,西路军正式地载入了历史史册。

马步芳号称西北王。盘踞在甘肃、宁夏地区,是杀害西路军几千人的臭名昭著的刽子手。被抓的1300多名红军女兵,直接分配到下属任意侮辱、蹂躏、杀害。他自己更荒淫无耻,并公开说:“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真是恬不知耻,就连他部下的妻女、自己的胞妹、亲属女性都不放过。据不完统计,他抢占凌辱的妇女达5000人之多。1949年8月21日解放军攻打兰州时,毛主席曾命令彭德怀:“集中兵力,准备充分,坚决歼灭青马。”同时还要求:坚决不允许马匪部队起义,只允许投降,但不准收编,顽固者就地处决。彭德怀率领10个军的部队,速战速决,在短时间内陆续歼灭了马匪4.2万人,消灭了马步芳集团,解放了兰州。也给西路军报了此仇。马家父子潜逃埃及,死在麦加。

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历史过去已经80多年了,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我们活着的人怎么都忘不了那段血性的历史。因为在那种生死的环境下,英雄们忠于信仰,不怕牺牲,英勇献身的爱国思想品质,已影响了我们三代人,他们无形精神力量在持久地激励着我们,启迪着我们,逐渐成了人们仿效、传颂、学习的座右铭。对那些英勇牺牲的英雄烈士的战斗事迹,:同时也在一直教育着你我他。因为他们不朽的忠魂,成为我们世世代代无法忘却的纪念。

唐志祥|西路军的悲歌

 

作者简介:唐志祥,笔名:与共和国同成长,玉门市、酒泉市、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中国乡村认证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作家网、中国散文诗作协等会员;南国作家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北京市写作学会文化艺术促进会副主席,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