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涵华|太行花如海——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中国现代文化网 未知 2021-05-03 08:22

太行花如海

——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文:刘涵华

家乡的散文作家中,王兴舟先生可谓重镇。近日读王兴舟先生的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感触颇深。

一、对故乡的深情凝望

王兴舟先生是林州人,在外工作多年。故乡对于他,不仅是生命出发的地方,更是创作源泉和精神栖息地。只要一提到家乡,他的笔墨就饱蘸了情感的汁液,深情地回望中有无尽的思念与感慨。他渲染故乡的静谧与甜美,把一座座村庄描摹得“仙气缭绕”。其中,写得最漂亮的是《林虑山记》。

《林虑山记》共分山势、山路、山居、山饮、山茶、山雨、喊山、山色八个部分,把林虑山的壮美和神秘妩媚、林虑山人的勤劳淳朴写得出神入化。私下以为,《林虑山记》和其他的同类文章,与贾平凹先生的《商州三录》有神似之处。它们同属风情散文,写尽了一方山川土地的神韵。文笔同样酣畅淋漓、情感同样深刻真挚、也同样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不过,与贾平凹先生相比,作者似乎少了一些阴柔之美,却多出了刚健与硬朗之气。这固然是八百里秦川和巍巍太行的区别,但同时也是贾平凹先生和王兴舟先生不同创作个性的完美呈现。“这地面只有这一家人,屋舍偏偏建得高,原本那是山嘴,山嘴也原本是一个囫囵的石头,石头上裂了一条缝,缝里长出一棵花栗木树用碎石在四周帮砌上来,便做了屋舍的基础。门前的石头面上可以织布,也可以晒粮食。”(贾平凹《商州又录》)“山里的风俗,长子是一定要住新屋的,其他儿子才可以继承老宅,所以辈辈都要有自己的新庄宅。这些石垒石砌,石搭石架,石墙石瓦的石板房,酷暑不热,寒冬不冷,而且夏经雨淋,冬受雪压,竟千百年来毫发未损,一如当初”。(王兴舟《林虑山记》)这两段文字都写山居,在美的层面上不分轩轾,若论艺术风格却截然不同,前者柔美温暖,后者坚实硬朗。不同的心灵和经历、不同的词汇句式、不同的排列组合,最终形成了不同的艺术风格。

“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从“接受”的角度说艺术魅力;从创作的角度看也是这样。作家从“爱”出发,一路各美其美,你柳暗而我花明,最后又殊途同归,满足了人们的审美期待。文学艺术经久不息的魅力正在于此。

 

刘涵华|太行花如海——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二、“读书人”的精神底色

从古到今,许多文学家都“亦官亦文”。既有终身不仕的庄周、“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奉旨填词”的柳三变,也有苏轼白居易、王安石和欧阳修。他们的命运虽大相径庭,但文学造诣和作品同是难以逾越的高峰。和许多文学前辈一样,兴舟先生也“亦官亦文”,而且把这两件事情都做得比较好。

“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兴舟先生是个懂得用文化滋养自己灵魂的读书人,他博览群书并善于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思想方法和艺术风格。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因子,养育了这个从太行山里走来的“读书人”。

在《如是三十年,情总两相牵》中他说:“我不逢迎不谄媚、不趋炎不附势、不骄矜不自卑、按照自己的性情生活和工作,在孤寂中保持自己那份宁静与淡泊,那份勤奋与执着,那份思考与探索,……把自己的人生步伐走得稳缓而踏实。”简言之,即儒家所说的“中庸”。

这是他的“为官”与“为人”。

“为文”,作者也同样完好保留了自己的个性。读其散文,可以间接看到他的“阅读史”。文学上的“专”自不待言,书中对先贤诗文不经意间的引用,自可见其文学素养的深厚。而他的“博”同样令人称道。自称“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徐渭,北宋五子之一、他的林州老乡邵雍,元代著名的画家、诗人倪瓒,当代著名翻译家杨宪益等人的作品和思想,他都可以信手拈来,妥帖化用。阅读时给人的感觉,颇似不断看见稔熟而令人肃然起敬的老朋友。除此之外,还有阳春白雪的“郭店楚简”、下里巴人的​芜​词俚曲等,都行云流水且毫无卖弄之嫌。

诸多伟大的心灵共同滋养的灵魂无疑是强大的。他以读者为挚友,抒写内心世界、坦露“真性情”。其散文之所以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诚”与“真”。

《制怒》是一篇仅七八百字的妙文,读之忍俊不禁。“二位老友来我处闲玩儿‘斗地主’扑克游戏,中间因报没报牌发生争执,不但面红耳赤,而且举止失范……”他的朋友事后“发来一条微信:‘如果嚎叫能够解决问题,驴早就统治世界了。’我阅后羞愧难当。是啊,发脾气是本能,控制脾气才是本事。”

这样的文字,既简洁传神,又明心见性。​倘​编入《世说新语》或《智囊》,几可乱真。

新书读毕,兴舟先生“读书人”的精神底色可谓呼之欲出,文化之根对世俗压力的有效抵抗也是显而易见的事了。

刘涵华|太行花如海——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三、细腻灵动的艺术感觉和恰如其分的表现

除了“诚”与“真”,兴舟先生的散文之所以能够打动读者,还在于能够满足读者的审美期待。作者善于捕捉细腻灵动的艺术感觉,再用生动传神的语言加以表达,由此形成个性色彩鲜明的艺术美感。

“这位半裸的女人,奶子垂得像悬挂的葫芦,浑身​似​用桐油反复浸染过”。“他就坐到破藤椅上,把腿一蹁撩在了扶手上,像悬挂着的乐器不停地晃悠”。“循着野草新割后的清香”。“这份孤独像是一瓶橘红色的颜料不慎倾泻在宣纸上,无边无际地扩散,四周都是毛边”等。这样的文字,源于作者神秘的感觉世界,因富于质感且生动形象,故具有独特的艺术感染力。在阅读过程中,读者会顺理成章将这些文字飞速还原成画面,一路心领神会,形成过目不忘的艺术效果。

再说语言。作者说创作中较少有关于语言的思考和修改。笔者认为,由于阅读广泛、勤于笔耕,兴舟先生的语言功底堪称深厚。他拥有惊人的词汇量,这“几乎在先天上就决定了一篇散文的趣味甚至境界的高低。”其丰富、优美、富于流动感的语言颇具散文特质,有时又会适度揉入某些诗性元素。作者比较喜欢用偶句或排句,借以表达某种情绪或渲染某种气氛,并由此形成与内心节奏互为表里的语言风格。仔细品味,它约略有一点“语言狂欢”的味道,但又因适度、得体而不那么外在,恰到好处地呈现出一种比较传统的整饬感。

作为散文爱好者,有幸阅读《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受益匪浅。谨向作者致谢。

2021年4月28日

刘涵华|太行花如海——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作者简介

刘涵华|太行花如海——读散文集《梦里有几朵花儿在开》

 

刘 涵 华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安阳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从教之余进行诗歌散文创作,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报刊,出版有《美文欣赏》《中国当代散文研究》《一树繁花——新潮女性散文研究》《无忧树》。

  →→

(责编:中国现代文化网)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